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本帖最后由 滴血蔷薇 于 2018-3-5 21:11 编辑

  “真是个骚逼”,快乐让我虚脱,虚脱让我僵硬,他一提醒,我才发现自己仍是大咧咧的分开双腿,暴露着骚逼,赶忙伸手遮挡着,并紧双腿,放松休息。

  “转过来趴着”,啪的巴掌抽打在我的腿上,我知道自己肯定没得反抗,只得顺从,可浑身的无力让我翻身都困难啊,但重重的巴掌会鞭策我的进展,直到我跪趴在沙发上。

  “躲什么躲,我还没开始呢”,他摆正我的屁股,又抽了几巴掌。

  “看你这湿的,还怎么穿啊”,顺手就把我的内裤扯离了私处,屁股骚洞完全暴露出来了。

  “骚逼的水还真是多啊”,字字像刀子一样戳进我的洞里,我赶紧拿手去遮挡,哪怕还撅着屁股。

  “趴好了”,又是一巴掌抽在我的手上,疼的我只得缩回来,我都已经不属于我了,忍受吧。

  他的嘴巴又吸进了我的洞里,舌头搅弄,上下舔舐,左右摇摆,我的快感,我的挣扎,一切都不由我,一切都是肉欲的本能,既是难受又是舒服,我只有迷失,可他的巴掌左右开弓,屁股上的痛还是会让我清醒,但也是对快乐的阻挠,可淫水还是被他不停的吸走,淫欲起起伏伏,感觉潮起潮落,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折磨的翻来覆去。

  嘴巴玩完了,又换手指,位置变了,同样的手指,同样的骚逼,感受又是一番新天地,可折磨的过山车还是要坐的,一会飞上去,啪一巴掌打下来,再飞上去,又是一巴掌,就在这反复的折磨与挑逗中,我的欲望又高涨起来,我的身体也开始抖动起来,毕竟身体对快乐的欲望更强烈些,快感是累积的,巴掌是间断的,终于一飞冲天,快乐的瞬间痛苦也可以忽略了,他的嘴巴又再次堵在骚洞上,疯狂的吸吮着,不光要吸走我喷射的,还要吸走我内在的,巨大的空虚感由内而生袭遍全身。

  “插我,操我”,我忍不住低声求操,这时候我好需要大鸡吧的填充啊。

  “下来跪着”,可能是我太小声,也可能是他根本无视我,拉动着我的双脚,拖到了地上“你真是个荡妇啊”,他走到我的面前,捧着我的脸端详着。

  “睁开眼睛”,我不想看他,他一点也不像张哥温柔,前面有了性福,后面一定是要受苦的了。

  “张开嘴巴”,他的手用力的拉扯我的头发,让我仰视着他,我宁可被动的选择,眯着眼,张开了嘴巴,也算服从了命令。

  “舌头伸出来”,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狗、犬奴的字眼,跪在地上的我伸着舌头,不就是母狗的角色了吗?

  “再伸长点”,他不满意我的舌头,我只得再努力些,因为头发的拉扯,疼,脖子的后仰,疼,我只得满足他的要求。

  “张开”,他竟然向我的嘴巴里吐口水,我当然第一时候闭嘴了,可我也知道,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他的满足肯定是要得逞的。因为他已经面露凶光了。我只得眼不见,闭紧双眼,伸长了舌头满足他,一口,两口,三口。

  “这才乖嘛”,他的手松了,轻轻抚摸我的头,我还是不敢缩回舌头。

  “吞了吧”,他对我的赏赐就是他的满意,可我心里隐隐的反胃甚至比吞了精还难受。

  “再来”,混蛋,他还要?抱怨只是一瞬间,听话也是一瞬间,舌头主动的伸出,配合着口水的滴下,然后随着他手指的搅弄,不用吩咐我已经吸吮着吞下了,适应就是那么容易,不再向第一次那么反感了,接受与忍受只能是我唯一的选择。

  “想吃吗?”他站起身来,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裆部,我已经看见那鼓鼓的凸起了,不是支帐篷说明还不够硬,但凸显摆在一侧则说明一定很长。我不敢回声,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只主动的抬起头,满眼渴望的看向他,那一刻他的面容都变得帅气起来了,甚至那淫笑我都看的那么亲切,那么的顺心。

  “舔我的脚”,180度大转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嘛,我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上,心里充满愤恨与犹豫,也有更多的无奈与挣扎。

  “舔好了有的吃”,他不疾不徐的脱下裤子,这下帐篷支起来了,就像驴子面前的胡萝卜一样,看得见吃不到,只能低头吃脚。

  我好久没吃脚了,别动的不算,那是硬塞进来的,现在要我主动的俯身去舔,心里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可我也知道自己无路可走,第二名都让开一旁了,此刻我就是完全属于眼前的第一名的。

  忐忑犹豫不安挣扎,一切的一切都像大山一样压弯了我的腰,让我跪趴在地上,慢慢的靠近,伸舌舔在他的脚上,什么味道已经不重要了,那是心里的无法逾越,每舔一下都是莫大的痛苦。

  “好好舔”,他弯下腰,用力的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脚上。

  “舔好了就可以舔上来了”,又是一个胡萝卜,却似一线光明,甚至算是给了自己一丝安慰,付出总会有回报的。狠下心,咬下牙,我已经是母狗了,总比吃屎强吧,心里虽有一百个不愿意,却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一个脚趾,再一个脚趾,左边舔到右边,右边再舔回左边,好在他没要求我两只脚都舔,我就在一只脚上反复着,奉献了我的口水,但我更想的是吐出他的口水。

  “上来吧”,又是赏赐也是大赦啊,可我不敢妄为,慢慢的从脚舔到腿,慢慢的向上,舔到内裤上。

  “表现不错”,这是他真的满意了,拉起我的头按在了他的内裤上,也是按在了他的肉棒上,热热的粗粗的长长的,看不见却可以想象。

  “扑棱”,我在继续着舔舐,他已经脱下内裤了,大肉棍跳了出来,抽打在我的脸上。

  “喜欢吗?”他的肉棍继续抽打着我的头,抽打着我的眼,挤在我的脸上,顶在我的鼻上。

  我没回答,张开嘴巴用实际行动回答,虽然我更希望肉棍能插到骚洞里,但眼前的苦总是要受的。我伸长了舌头想舔舐,我张大了嘴巴想吞入,他却依旧抖动着肉棍抽打在我的鼻子上,抽打在我的舌头上,直到他满意我的主动,才放手让我自主服务。

  我轻轻的舔,慢慢的吸,吸一点吐一点,舔一下搅一下,吞下去再拔出来,因为我知道这是我眼前的渴望,舔好了才会插进我的洞里。

  “全吞下去”,怎么可能?又要我自己主动的来,虽然我喜欢吃,可全吞下去就是受苦啊,谁不是要主动躲避受苦啊。

  我主动的抓住鸡巴,手嘴并用,也许让他舒服了,就不一定要深喉吧。

  现实总是现实,他的需要必须满足,他抓住我的头用力的按,我的头左躲右闪,却如同曲线救国,挤开了我的手,越来越深,挤开了我的喉咙,竟然就一步到位了。我要挣扎,肉棍吐了出来,他再用力我又一吞到底。我很难受,肉棍退了出来,他再进攻我又被一戳进喉。反反复复,我更难受了,这深喉还只是外在的难受,骚洞里内在的需求仍在升温,我竟然忍不住自慰开来,自己伸手进自己的洞里一解燃眉之急。

  他抓住我的头发,一下下拉扯着让我深喉,他的肉棍一次次的冲进我的喉咙,需求抵不住痛苦的时候,我就停手上来挣扎下,虽然推脱也无济于事,但那也是一种本能。痛苦暂歇的时候,我又忍不住伸手进洞搓弄着,那也是一种本能。

  慢慢的节奏过去了,用力的抽插开始了,我更需要骚洞的满足也抵御喉咙里的难受,我的手继续抠弄自己,他的手继续按压我的头,鸡巴在我的嘴巴里翻云覆雨,我的口水他的淫液都搅在了一起。

  啊!竟然多出一只手,有人在掐我的脖子,那一刻我竟然无所适从,突来的窒息,竟然让我自己自慰高潮了,我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静静的忍受深喉,默默的忍受窒息,偷偷的自己泄着身,我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虽然大鸡吧没插,虽然空虚依旧,但我竟然也舒服了,就像被雷劈中了一般激荡全身。

  快乐总是短暂的,挣扎总是永恒的,我开始撕扯,窒息的手拿开了,嘴里的鸡巴还在继续,我实在推不开眼前的第一名,就好像宣示着他的全部实力。一轮抽插,片刻喘息,又是一轮抽插,也许深喉就是永远都代表着征服的开始。

  “转过去”,他终于放开了我的头,退出了我的喉,向新的洞洞征伐了,可我却提不起力气,没法积极欢快的撅起自己的逼。

  “快一点”,第二名在一旁催促开来,还帮忙掀起了我的裙,让屁股露的更完整些。

  第一名的肉棍终于插到我的骚洞里了,我开心坏了,可撑开的痛也伴随而来,空虚是填满了,可欲望之火却要重新燃起,空也是难受,满也是难受。好在抽插继续,快乐就会继续,痛苦忍忍就会过去的。

  “一边去”,第一名又下了逐客令,因为第二名已经趁机把他的脚伸进我的嘴巴里,而被动的我又不得不舔。明明是独占,我却能理解成关爱,我也是够下贱的了,那心灵的一丝波动,竟也能给性福添油助力,我突然觉得自己骚逼就需求起来了,身体也随着鸡巴渴求扭动着。

  “操,真TM骚货”,他好像突然懂了我,并不想我的高潮来的那么快。他稳了稳身形,摆正了姿势,拉起我的头发,一边插一边扯着我的头发,把我变成大马骑着。

  他的频率由慢及快,慢慢的充实我的感觉,他的力道步步为赢,撞出更多的快乐,我喜欢这样的升华,飘飘然的升天。可讨厌的第二名又来了,他得寸进尺,先是把手指伸进我的嘴巴里,抠啊抠的,没被驱逐,就又抓住我的脖子,刚才的窒息就是他,他又来使坏了,我抬起手拨打着他,身体的歪斜影响了第一名的节奏。

  “滚一边去,一会才是你”,谢谢第一名,他应该会给我今晚最充实的高潮啊。

  “听见没,好好操”,第二名恨恨,扇了我两巴掌,才退后。

  还好第一名的基础打的牢,点点波折没有影响太多,快乐还在积蓄,刺激还很集中,性福越来越多,点了火的炸药包,终于冲天而起,轰鸣不断了,我也被炸飞了,满脑空白,甚至一度都没有了感觉。凡人还是上不了天堂,虚妄褪去之后还是要重回人间,操逼还在继续,我已经站起来了,站着后插,又一轮回。

  这次就是痛苦了,刚从天堂下来的当然无法忍受人间的疾苦啦,每一下抽插此刻就都变成了折磨难耐,可决了堤的洪水还是到处肆虐,我仍能感觉到身体的虚脱软化,也更加如蚁啃咬,我无力的被他顶倒,跌落到地上,却又体会了一次痛快,竟然被他插喷了,汩汩的淫水喷涌而出。

  他还没射,他还要继续,我已经完全无法自我了,骚逼随着他的抽插不停的流水,我再次从跪着被他完全插趴到地上,他还在继续,坐在我的身上继续抽插,冲击水流的声音被无限放大,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淫荡之中,我甚至是完全浸泡在自己的淫水之中,身下的淫水不断被我的身体拍打着,啪啪啪,洞里的淫水不断的进出着,哗哗哗。我从来也没流过这么多的水。

  【待续】
       3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