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可他还在继续,续写着第一名的成绩。 我又被翻转过来,浑身无力,死鱼一般,却不耽误他的继续抽插,我伏在我的身上,一边继续奋力抽插,一边亲吻我的唇,下面要流干我的水,上面也要吸干我的水。 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怎么对他能一直这么的响应,他的每个举动都会榨出我的水,他的每个姿势都会让我高潮,虽然浑身无力,内在的淫欲却仍在肆虐,我的快乐也还在持续,哪怕我是哀嚎,我也知道自己的骚洞里是性福的,所以我也完全放纵的淫叫着。 他继续挺起身体,可以更卖力的插到底,舒服归舒服,大潮过后总是再难掀风浪。他也放手窒息了,一边掐我的脖子,一边继续加速抽插。我就怕双重刺激,他的快速完全不是他要射的前奏,而是再一次的征服了我,我又配合着跳上山顶迎接火红的太阳。 “让你装死鱼”,重重的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可我哪来的力气啊,连续的高潮我都奇怪自己了,一个人就能给我这么多的快乐,没昏死过去就不错了,哪里是装啊,就快死了,虽然是性福的要死,但真的没力气回答他。 “说话”,又是一巴掌,迷失在欲海中的我拉一拉。 “操死你”,又是一巴掌,这几巴掌到是给了我点点的休息,感官从骚洞里慢慢的移上来,明白自己的处境。 “舒不舒服”,又是一巴掌,怎么会不舒服呢?那些水都白流了?那些淫叫都白嚎了?我不想再挨打,我想说舒服。 “操死你”,又是一巴掌,没等到我的回答,他又开始了撞击,立刻就把我撞的魂飞魄散,积攒的那点力气,理清的那点思绪,完全消失了。一下,撞,一下,撞,如同撞钟后的余音一样波及四方,也撞的我的魂魄四四飘飘。 他又把我拉起来,让我趴在他的身上,他躺在地上继续的交媾,骚逼吞吃了大鸡吧,两情相悦,没有分离。他还可以一边抓我的奶,还可以一边吸我的奶,越发敏感的奶子也变成刺激的源头,配合着激荡我的身心。一通猛插,我又飘了,飘倒在他的身上。 还没完,他又把我转过身去,背对着在他的身上继续坐着,我哪里坐的住嘛,他就抓着我的屁股拉扯着我的骚洞吞噬他的大鸡吧,由慢及快,我要疯了,太难过了,又太说不清楚了,反正是心里只想着逃逃逃,身体是真实的,果然这次的感觉不一样,顶顶顶的痛苦难耐,幅度加大终于给了我逃跑的机会,洞洞终于摆脱了鸡吧的插入,可没曾想鸡吧的撤离,让洞洞瞬间坍塌,又是泄水的一塌糊涂。突然想起最近带儿子听的西游记,难道那肉棒就是我骚洞的定海神针? 他怎么会真的撤离呢?鸡吧又插了进来,我完全躺在他的身上,无力有时候也成了错,他坚硬的铁棍更是顶在了我的敏感点,神针戳破心,神棍发神威,戳戳戳,几下我就喷水了,再戳戳,我又喷出来了,我都已经不知道哪个是高潮哪个是痛苦了,到处都是,都是都是纵欲。第三次,第四次,就这一个姿势,同样一根鸡吧,就让我喷了四次,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论性福,女人真的是要比男人性福多了,受点苦也是应该的了。 威武的男根还在继续,侧身插入,再后入,再正面进攻,我已经数不清自己的高潮了,我只知道淫水流个不停,我只知道鸡吧还很坚挺。 “让我休息会吧,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积攒了点点的气力,气若游丝的哀求着。 “哈哈,大爷的第一名不是白得的”,他又抓住我的乳奋力抽插起来,他揪着我的乳头,插着我的骚洞,一次次的让我迷离,一次次的让我嚎叫。 “求求你了,会操坏的”,都是我自找的,他还在持续。 “放过我吧,你是最棒的”,不知道吹捧有没有用,其实也不是吹捧,他真的是太棒了。 “啊啊啊”,又一阵快感袭来,我要疯啦,我拼命的摇头,拼命的抖动,死了的心都有了。 “操”,他竟然拔出了鸡吧,看来他终于守不住了。鸡吧提上来凑近我的嘴里,我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花怒放,骚洞终于可以休息了,奸淫过后的我竟然笑了起来,主动开心的把鸡吧吞进嘴里,换我用力的吸,开心的舔,这根棒棒真是太好了,下次有机会还要他。 我懒懒的躺在那,享受着性福后的舒爽,好想就此睡去,太美妙了,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性福。 “哈哈,该我了”,我还没反应过来,眯着眼,去发现第二名已经凑到了我的身前,用力的搓我的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