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说她是姑妈,其实很牵强,不过是从外地搬来的两口子,三十出头年纪,男的常年在外当泥瓦匠,一年到头在家一两个月,带了一个五岁的女儿,租了我们家楼下的两个门面经营女装店。刚巧她又和我家同姓,于是便认了我老爸做哥,平白无故变成了我的姑妈。加之楼上楼下每天见面,关系变得非常融洽,确实不像单纯的包租公和租户的关系,倒真有些亲戚的味道了。

  那时我刚刚上初一,每天疯狂的打乒乓球、打架,总之就是一个孙悟空真人版。过了大概半年,到了夏天,老爸和老妈要去昆明装修门店开鱼馆,加上姑父也刚刚从外地回来,于是顺理成章委托姑妈两口子照顾我这个把月的起居饮食,顺便监督我每日的家庭作业。

  我长这么大以来,那次是第一回和父母分开。加上从来没有被父母之外的人监护的经历,所以很拘束,每天放学就去姑妈家吃饭,然后回楼上写作业睡觉,生怕一不留心反过头了,不知道这两口子会不会像老妈一样揍我。

  过了几天,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留了张字条:姑妈,我去乡下某同学家吃李子了。然后就从李子树摔下来,崴了脚。第二天被同学的哥哥背回家的时候,我才知道把姑妈两口子都快急疯了,他们倒不是神经过敏,而是害怕我去乡下水库洗澡被淹死。接下来的几天,我只得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做作业,看闭路电视台放的港产电影。那段时间,我爱上了林正英。

  又过了一天,下楼吃晚饭的时候,姑妈告诉我,姑父马上要去海南做活路,这几天我腿脚不方便,不要到处跑。接下来的两天,依然是上学放学,吃饭做作业,看港产片,睡觉……直到那天晚上姑妈做了个辣子鸡。半夜的时候,我肚子疼得要爆炸了,于是跑到楼下叫醒了姑妈。姑妈也吓得够呛,连忙背着我去敲卫生院的门,医生说是吃辣造成的。

  说也奇怪,小孩子肚子疼,往往到医院就好一半。于是姑妈又背着我回到家。

  然后我又开始一阵一阵的肚子疼,没办法。姑妈只得把妹妹报到我家的房间,然后用热毛巾不停帮我揉肚子。后来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天蒙蒙亮被尿涨醒,拉开灯准备去厕所,看到了一幕精彩的场景。

  夜里折腾了半天,姑妈肯定累急了,就面向我侧睡在旁边,轻轻的打着鼾。

  由于昨晚事出突然,姑妈一直穿着睡觉时候的衣服。一件素色的薄棉短袖,倒不是低胸,不过上面少了两颗扣子,白白的硕大的乳房就从那两颗扣子的缝隙半漏出来,再往下是透过衣服的两点深色乳晕……突然,姑妈翻了一下身,从侧卧变成平躺,但没有醒来。于是我顺着她的身体往下看,那是一条黑色的,当时叫做健美裤的裤子,丝质的,贴身感极好,加上三十岁女人的丰满,自然包裹得玲珑浮突。一双结实圆润的大腿,微凸的小腹下方是一个饱满的阴道形所在……当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直到尿涨的憋不住了才回过神,赶紧跑去厕所放水。

  再回来的时候姑妈已经醒了,看见我就问,肚子还疼不。我说不疼了。然后她下楼做早饭,开店……姑妈下去之后的一个小时,我头脑中一直停留着当时的画面,一对白皙硕大的乳房,还有那个饱满的阴道型地带。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充满了难以名状的诱惑!直到姑妈在楼下叫我吃饭上学才告一段落。

  下午回到家里,和姑妈独处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于是没来由的送了一个铅笔给刚上学前班的妹妹,现在想来,是潜意识中的赎罪观念吧。吃饭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看姑妈的脸。

  闷着头三两下吃完,然后上楼看电视。我记得那天晚上放的是一个叫做《黑海霸王花》的电影,里面有一个嫖妓的桥段,当然是夸张的叫喊,夸张的动作。

  最要命的是,那场戏的女猪脚穿着一条和姑妈差不多的健美裤,也有一对硕大的乳房。我开始不自觉的涨尿了,我开始幻想着对姑妈做同样的事情。于是,我又涨尿了……那场戏刚刚完,姑妈就上楼来看我。我还在发呆,连她走到我的身后都没有发现。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而当时涨尿还在继续,我赶紧捂着肚子想要掩盖。慌乱中只得对姑妈说,我的肚子还在疼。姑妈问,疼得厉害不!我说没昨天厉害。姑妈笑笑,说再给我热敷一下。转身去打热水拿毛巾。趁着这档口,我赶紧用手抓着鸡鸡,想要强迫他恢复平常的状态,但是事与愿违,他依然倔强而骄傲的在那里站着。

  姑妈走过来叫我躺下,我迟迟不敢,姑妈继续催。没办法,只得躺下,然后撩起背心露出肚皮……当姑妈看见站得笔直的鸡鸡,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然后不自觉的抿嘴笑了一下。当然不是淫荡,不过是觉得好笑罢了。但当时的我,羞得无地自容,说真的,窘迫的差点哭了,鸡鸡也在这个窘迫的过程中投降了。整个热敷进行了好久,期间我一直用手遮着眼睛,假装痛苦来掩盖我的窘迫。然后姑妈就下楼抱来妹妹,一边哄妹妹睡觉一边和我看第二部电影。

  那天的第二部电影是《麻衣传奇》,一个相当吓人的鬼片。中间妹妹睡着了,姑妈就把他放在沙发上。看完之后,我害怕急了,深怕一关灯,天花板上就有一个可怕的鬼怪来吸我的血。等姑妈转过身抱着妹妹准备下去了,我实在忍不住对姑妈说,我的肚子又开始疼了,你今天晚上帮我热敷不?姑妈笑着说,你是不是害怕鬼哦?好吧,今天晚上你下楼和我们睡吧。现在想想,小孩子那点心思,当然瞒不住大人。

  因为门市不大,姑妈一家就住一张床,安顿好我和妹妹之后。姑妈把灯开着,进厕所冲凉,我听着哗哗水声,忘却了可怕的鬼怪,开始胡思乱想,脑海中闪现出硕大的乳房和被健美裤包裹的女人,然后这些部件重叠成姑妈的样子……姑妈上来之后,我还是没能睡着,但我自认为头脑里有肮脏的想法,所以不敢看她的脸,于是侧过头去看着床里面的妹妹,那一刻我很恨我自己。白天的劳累让姑妈很快进入了梦乡,均匀的呼吸似乎也感染了我。

  我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我正在上课,突然涨尿,但是找不到撒尿的地方,我的语文老师见我涨得难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条健美裤,放在了教室的墙角,然后我走到那里开始愉快的放水,非常爽利……姑妈的声音把我从梦里叫醒,睁开眼睛,看见姑妈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以前有过经验,我心里大叫一声,坏了,我是不是濑尿了?赶紧伸手一摸裤子,湿乎乎的一片。

  我感觉脸上一阵燥热,无助的望着姑妈,说对不起,我好像濑尿了,把你们的床弄湿了。姑妈似乎还没有从不可思议中走出来,听了我的话,连忙说没事没事,没弄湿床。然后帮我拿了一条内裤,换上后继续睡觉,姑妈和我都没能很快的睡着,我是一直在自责,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两天到了周六(当时还没有双休日),姑父到了海南,打电话到我家来报平安。我下楼叫姑妈上来听电话。隐隐听到姑妈对姑父说,一个人在家又带孩子又做生意,太累了,还埋怨姑父回来几天就走不懂体谅她。说着就开始流眼泪。我当时很想安慰她,但是小孩子哪懂安慰人,只会说不要哭,等我的爸妈回家就好了。

  当天晚上姑妈又上来看电视台放的港产片,这次的电影是一眉道长系列,开始的时候有个芭蕉精,身材很性感,然后诱惑一眉道长的徒弟,中途能看见大半乳房和雪白的大腿。观影过程中,我很想去换台,但看姑妈没动,我也只好接着看,看完之后姑妈起身说,这片子好看,但是有点吓人。我一想,确实有点吓人。

  但又害怕濑尿,所以不敢要求下去和他们一起睡,只坐在沙发上不说话。姑妈笑着说,鬼娃儿,今天晚上不要濑尿了哈!欢天喜地的跟着姑妈下去了。依然是姑妈睡外边,我在中间,妹妹在里头。

  姑妈就背对着我侧躺着,这样很好,我不用再躲避她的眼睛。我希望她赶快睡着,我喜欢看她干练的背影和利落的短发,当然还有健美裤包裹着的丰满的下半身,无论前后我都喜欢。但姑妈今晚很久都没有睡着,因为我很久没有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就这样过了好久。姑妈突然转过身,问我,你怎么没有睡着。我赶紧说,睡着了,刚刚醒的。姑妈停了一下,说。问是59. 爱是自然而来的, 不是买得到的。 - 美· 朗费罗不是想爸妈了,我说是(其实我当时真没想)。然后姑妈就抱着我,说睡吧,然后自言自语的说:我们都造孽。我依偎在姑妈的胸前,现在那对硕大的乳房就顶在我的下巴上,软软的,像迷药一般让我昏昏沉沉。我那不争气的鸡鸡又开始涨尿了。

  我开始下意识的往后缩,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妹妹,她翻了一个身,下了我一跳。赶紧往前移,骄傲的鸡鸡顶到了姑妈的肚子。姑妈哎呀一声,拉开灯,我赶紧翻身爬起来说,今天我是醒着的,不会濑尿了。姑妈瞟了一眼我的鸡鸡,叫我快去尿尿。我去站了半天,没能尿出来。我很怕我一旦睡下了又要尿出来,于是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姑妈来问我怎么了。我实话告诉她,然后她就笑了笑,说没关系,不会濑尿的。然后就继续关灯上床睡。

  这一次姑妈依然面对面的抱着我,我感觉到她这次抱得我比刚才要低一些紧一些。那对硕大的乳房现在就在我的鼻子处,我只要向前一点,就能接触到那深色的两点。鸡鸡又开始涨尿了,姑妈明显感觉到了,因为他就骄傲的在那里站着,直挺挺的杵着姑妈柔软的腹部。过了一会,姑妈向上移动了一点,并且试着把左腿轻轻的跨在我的身上,然后上半身加大了抱着我的力度。我下意识的往前挺了一下身子。

  这一次接触到了一个突出的部位,没有腹部那么软,但有一个明显的凹陷,包裹着我的鸡鸡的头部,很舒服。我感觉到姑妈开始用那个凹陷顶着我,上半身也在用力的挤压我的脸。我不知道我们这样是在干什么,但我很舒服。我觉得我的手应该抓住一些什么,于是我顺着姑妈环着我的大腿向上寻找,这个时候姑妈突然抓住我的手,我以为她生气了。但姑妈没有说一个字,只是默默的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屁股处,用力压着我的手。我突然想起了那个阴道型的地方,这个时候莫非就和我的鸡鸡挨在一起?

  这种想法让我很兴奋,我开始使劲向前耸动身体,努力的要用鸡鸡抓住那个阴道。姑妈也开始配合我的动作,同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一阵强烈的动作后,我开始有尿尿的感觉。我赶紧对姑妈说我要尿尿了,姑妈没有理我,继续紧压着我,几秒钟以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尿了一裤子。姑妈这时候也停止了动作。我才告诉她,我尿床了。姑妈伸手摸了摸我的鸡鸡,说不要紧,没弄湿床。然后下床给我换了一条裤子,灯光下的姑妈满脸绯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那一刻我相信我爱她。

  第二天晚上的电影,没有放鬼片,也没有看见乳房。姑妈也没有叫我一起下去睡,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明天去学校背后的地里偷豆子,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梦里的我无法动弹。我赶紧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我以为我还是在梦里。

  借着窗外的月光,我分明看见一个女人穿着背心,背对着我坐在我的身上,干练的背影,利落的短发。哦,是我的亲爱的姑妈。上下起伏着身体,每一次起伏的过程,都让我的鸡鸡有涨尿的感觉,我不由得往鸡鸡的所在看去,那时一对肥嘟嘟的小猪,在我的肚子上上下翻飞,很轻柔很彻底,随着动作传来的是姑妈压抑的哼声。

  我的鸡鸡随着这样的动作,似乎是被装进一个温润的管道里,然后又拿出来,再装进去……我开始想要叫两声了,于是我就叫了。姑妈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转过头看着我,月光下我们四目交汇。时间在这一刻停止,还是姑妈打破了僵持,问我:乖乖,姑妈对你好不好?我说,好。那你想不想看姑妈的奶奶?我说想。

  那你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连你爸妈都不要说,好不好?我想了一下说,好。

  姑妈没再说话,默默地褪去了身上的背心,我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从微光中看清楚我眼前的风景。但姑妈已经俯下了身子,就轻轻的在我的胸前,我能感觉到那两团软绵绵的物件就贴在我的肋骨上,由轻到重。姑妈闪闪的眸子在月光下柔情似水。她轻轻的吻着我的鼻翼嘴唇,我不知道这是干什么,任由她向下吻我的脖子、胸膛。

  刚才的戛然而止让我的鸡鸡低下了骄傲的头,但是在姑妈的动作之下,他又一次骄傲起来。姑妈一边吻我,一边腾出一只手,把我的鸡鸡抓在手里轻轻地揉。

  我感觉很舒服,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姑妈抬起头望着我笑了一下,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揉搓她的乳房,我开始放肆的捏那两点深色的所在,无师自通的把它们含在嘴里,姑妈再次把我的双手移动到她丰满的臀部,但我偏偏想摸一摸那个阴部。

  姑妈支起上身,为我的手腾出了一个空间,让我准确的找到了地方,终于摸到了,我如释重负的喘了一口气,哦,原来这里是这样的。姑妈笑脸盈盈的看着我,对着我早已如钢似铁的鸡鸡缓缓的坐下,让我想到了一把小刀,缓缓切开了一块柔软的黄油……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把尿尿在了姑妈的阴道里面,再后来我知道这叫做做爱。

  然后,我们搬到了昆明,房子和门市都卖给了姑妈一家。上高中以后逢年过节的我总会借口走亲戚回去看看,当然是住姑妈他们家里,姑父还是常年在外做活路。

  每次只要姑父不在,我总会和姑妈重温当年的那晚,我喜欢看见她坐在我的58. 青年的形象应该是纯洁、热情、有正确批评能力的。——池田大作肚子上,像用一把小刀切开一块柔软的黄油。柴晓琳,我亲爱的姑妈,我的女人,干练勤劳,柔情似水的好女人!

  字数:4536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