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四章 淫荡的M女仆莉莎(八)

         --寇盾的邮件-- 六月三十日 星期四

    同往常一样,清晨六点,冯可依被刺耳的闹钟声叫醒,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睛。挣扎着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皓白的手臂刚舒展一
半,冯可依便痛得蹙了一下眉。

    哪怕睡了一觉,身体还是酸痛酸痛的,肯定是被那硬邦邦的红色X形拘束架
子硌的……心潮开始翻腾起伏,冯可依想起了昨晚在月光俱乐部里,和初级母狗
奴隶香奈儿淫靡的一幕。

    似乎是要驱散心中的羞惭之情似的,冯可依跳下床,猛的把窗帘拉开,外面
正“噼里啪啦”地下着暴雨。

    下雨了啊!真是个糟糕的天气……讨厌下雨天的冯可依厌烦地皱起眉,打开
笔记本电脑,准备看看有没有能令自己高兴起来的新闻,眼中顿时一亮,屏幕上
弹出一个窗口--您有新邮件。

    太好了,是老公的……高兴得手都颤抖起来了,冯可依点了几下才把邮件打
开,只见上面写道:开完今晚的派对,我这趟美国之行就算落下帷幕了,不过还
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杂事,预计七月六日回国,当天下午五点就到汉州了。我先去
汉州事务所办点事,预计停留一晚,还是住在帝国大厦,可依,如果时间允许,
过来找我吧!我的小爱奴。

    好开心啊,终于能见面了,我怎么感觉就像一年只能见一次牛郎的织女那样
欣喜若狂呢……冯可依高兴地在地上转了几圈,眼里不由湿润起来,滚落下喜悦
的泪珠。

    噙着泪水的双眸闪动着欣喜的光芒,冯可依又把邮件读了一遍,发现邮件的
发送时间是昨天上午十点,而美国与这里的时差是八个小时,那么,美国现在的
时刻是下午两点。

    都下午两点钟了,哪怕派对上喝得再多,现在也该醒了。我就不回邮件了,
咯咯……给他去电话……冯可依拿起手机,开始拨打国际电话。

    拨了好几遍,电话才打通,生怕听不到老公的声音而舒了一口气的冯可依不
觉有些哽咽,听到听筒那边传来寇盾醇厚的男中音,“你好。”

    “老公,我是可依。”忍住想痛哭一场的冲动,冯可依尽量控制住自己,温
柔地说道。

    “可依啊!早上好,你那边才六点吧!这么早就起来了?”

    “是的,刚刚起床,老公,昨晚是不是喝了很多酒,头痛吗?”做为人妻,
冯可依首先关心的是寇盾宿醉后的身体情况。

    “最后一次派对了嘛!呵呵……是有些过量了,不过,不用为我担心,睡了
一觉后,又精神饱满了。咦!可依,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好像堵鼻子了,感冒
了吗?”

    听见寇盾关心自己的话,冯可依甜蜜得眼睛都眯成一道缝了,开心地笑着,
又怕寇盾担心,连忙说道:“没有啊!可能刚刚起床吧!房间有些干燥,通通风
就好了。”

    “嘿嘿……不是那样吧!我想,一定是为很快就能见到我了,高兴得哭起来
了吧!”

    不愧是我的老公,一下子就猜对了……冯可依在心里想着,脑海中浮现出寇
盾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由“噗嗤”一笑,说道:“少臭美啦!我才不会高兴得哭
呢!我是高兴,高兴,再高兴,就是不哭。”

    “可依,看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老公,我看过邮件了,你刚刚回国便到汉州事务所办事,肯定有很重要的
事、有很多话要交代吧!估计回到酒店会很晚吧!你只停留一天,第二天又要去
西京忙碌了,这么紧的日程,哪怕很晚也等着我,我的好老公,我好感动啊。”
冯可依动情地说着。

    “当然要等你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好怀念你下面那张小嘴把我夹得灵魂出
窍的感觉啊!我都迫不及待了,好想看看拥有E罩杯巨乳的你有多性感,可依,
你呢?想我胯下的那杆长枪吗?”

    冯可依的脸变得潮红似血,寇盾调情的话一下子就令她有感觉了,感到一阵
兴奋,阴户里湿润火热,溢出了幸福的爱液。

    “我也好想啊,想你狠狠操我,想一晚上都在你的长枪下颤抖。可是,你刚
刚回国,事务所的人肯定会宴请你的,你连时差都没倒过来,又去喝酒,身体肯
定乱七八糟的,晚上还要……还要操我,老公,我好担心你的身体啊!你已经不
年轻了,如果喝多了,晚上就不能大展雄风、把我操得一个劲求饶了。老公,告
诉你一个秘密,我的身体变化可大了,保管让你大流鼻血,咯咯……”

    冯可依大胆地和寇盾说着调情的下流话,语声绵柔,娇喘连连,心中存了诱
惑寇盾、让他不要喝太多酒的小算盘。

    “还让我大流鼻血!呵呵……到底是怎样一具色欲横流的身体呢!真是充满
了期待呢!可依,我的小爱奴,放心吧!我不会多喝的。那天晚上,一定会令你
很难忘,很难忘的,到时下不了床可不要怪我啊!对了可依,刚刚起床,还没洗
漱吧!快点准备,上班不要迟到啊!”

    “嗯,知道了,老公,那我挂了。”

    还是把我像小女孩那样看待啊!不过这种感觉好幸福……还想继续聊下去,
可是,冯可依知道寇盾不喜欢长时间聊电话,只好依依不舍得挂掉了电话。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冯可依喜滋滋地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后,冯可依赤裸着站在试衣镜前,看着镜子里那副完美得无法挑剔的
身体,嘴角不由一勾,开心地笑了起来。只是想到一周后,这副崭新的身体就要
被寇盾欣赏、爱抚了,冯可依心中便是一荡,感到身体好热,心脏“怦怦”地乱
跳不止。

    咦!这是什么……在乳房和颈部的交接处,俗称美人骨的锁骨附近,冯可依
发现有一处红色的淤痕。

    是香奈儿亲的吧!这个女孩儿太会玩了,我都被她带坏了……

    冯可依想起了昨天晚上,和叫香奈儿的初级母狗奴隶第一次做真正的女同的
事。开始时还放不开,只是羞涩地任她舔自己,可是后来,便稀里糊涂地互相亲
上了。以69的姿势抱在一起,互相用舌头舔对方的阴户,吸吮同样源源不断溢
出的爱液,又同样热情如火地爱抚对方的身体,而这艳情的一幕却被台下黑压压
的客人们观看着。

    正是由于客人们的观看,不仅香奈儿,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情难自控的吻痕,
冯可依回忆起当时自己更是兴奋万分,如痴如醉地沉浸在女同和暴露的双重快感
中,不知在香奈儿身上留下了多少像自己锁骨上那样淤红的吻痕。

    只是回忆,冯可依便感到一股浓郁的羞耻向她袭来,与之相应的,巨大的兴
奋感开始包住激烈鼓荡的心,身体又变得火热起来。被寇盾调教时也是这种异常
兴奋、刺激得受不了的感觉,只是没有月光俱乐部那么羞耻,似乎月光俱乐部要
胜上一筹,也可能是寇盾没有令自己感到不安,而月光俱乐部就像一只噬人的魔
兽,给自己更强烈的感官感受。

    我也分不清楚谁给我的快感更强烈一些,我的身体到底想要谁呢……一方面
是深爱的老公,老公痴迷于调教自己,可以说是用爱来向自己施虐,冯可依感到
一种浓浓的爱升华出来的SM的快感。而另一方面是月光俱乐部,在一大群色情
狂面前暴露身体,展现淫荡的痴态,做为一只下贱的母狗奴隶被玩弄、被羞辱,
让羞耻的快感攻陷身心。这两方面虽然都是施虐,但还是有所不同的。

    我是寇盾的爱奴,不应该困惑啊!当然是选老公了,可是,要我舍弃月光俱
乐部,我好像挺舍不得的。在那里暴露身体,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色迷迷地观看,
他们给我的快感是那么强烈、那么刺激、那么令我迷醉,我做不到说舍弃就舍弃
啊!要不我还是维持现状,继续瞒着寇盾吧……冯可依苦思半晌,也不知道如何
取舍,只好暂时搁置下来。

    “老公,都怪你,要不是你把我扔在这里放任不管,我也不会跑去月光俱乐
部,更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老公,是你不好。”冯可依撒娇似的向摆放在
梳妆台的镜框照片里微笑地看向自己的寇盾伸出舌头,俏皮地甩了甩,发着可爱
的牢骚,对她来说,此时此景是她与寇盾分离后最幸福的时间。

×××××××××××××××××××××××××××××××××××

    “终于完成了。”王荔梅发出一声欢叫。

    “我也好了,好累啊。”冯可依扭动几下酸痛的脖子。

    “可依,荔梅,辛苦了。”准备向名流美容院提出的中间报告和情报体系改
良提案终于如期完成了,做为组长的李秋弘松了一口气,环顾了一下两人,加重
语气地说道:“我想明天的听证有多重要,大家心中都应该有数,加油!明天一
定要让名流美容院的审核组通过咱们的提案。”

    “组长,明白了。”冯可依和王荔梅异口同声地说道。

    李秋弘看看手表,早过了下班的时间,便笑着说道:“姑娘们,下班!哦,
都这么晚了,我请两位美女吃饭吧。”

    “组长,我还有事,就不去了。”疲惫的脸上蒙上了一丝阴霾,王荔梅心事
重重地婉拒。

    “既然这样就不勉强了,正好回去后还要准备听证会的事,也没多少时间,
那就下次吧。”

    就在李秋弘略有些不快,自己找台阶下时,冯可依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冯
可依拿起手机一看,是雅妈妈的来电。

    “我去接个电话。”冯可依向李秋弘和王荔梅歉意地笑笑,然后,走到窗台
旁边,按下接听键,“你好,我是可依。”

    “可依,今晚能过来一趟吗?不好意思啊!突然打电话叫你过来,怎么样?
没有问题吧?”

    “今天好像不行啊,明天我要参加很重要的会议,不能那么晚……”犹豫了
片刻,冯可依压低声音,拒绝了雅妈妈。

    “不会耽误你明天的会议的,只到十二点可以吧!可依,就当帮我一个忙好
吗?”

    早上与寇盾通过话后,因自己这段时间的荒唐行为,心里充满了对寇盾的歉
意,冯可依不止一次地想中断和雅妈妈的联系,不想再去月光俱乐部了,可又舍
不得那刺激万分的暴露快感,正陷入在深深的矛盾之中。

    刚刚拒绝了雅妈妈的邀请,虽然不是很坚决,但心中生出一股怅然若失的感
觉,而雅妈妈继续劝说自己,还用罕见的恳求语气,冯可依突然感到一阵激荡,
一股淫荡的欲望猛的蹿了出来,就像脱缰的野马,怎么压制也压制不下去,怎么
拉也拉不回来。

    好想去啊!我拒绝不了雅妈妈了,可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真的停不下来
了,怎么办啊!要不就答应一次,最后再去一次吧……

    冯可依最终还是没有敌过心中的淫欲,嚅嗫地说道:“那个……雅妈妈。”

    “可依,怎么样?”

    “如果是帮忙,今晚我可以过去,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不想再
去了。”冯可依艰难地做出了决定。

    “咦!为什么啊,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难道,被你老公发现了?”

    “不是,我已经嫁人了,有宠爱自己的老公,我总觉得做这样的事对……对
不起他。”冯可依说出了压在心头很久的积郁。

    “看来你还是过不去自己那关啊!可依,我真的很想对你说,你完全没必要
这么想,可是,既然你决定了,那没办法喽!今晚就当成是莉莎的告别式吧!”

    “嗯,雅妈妈,对不起。”见雅妈妈没有纠缠,而是尊重自己的决定,冯可
依竟产生了些许愧疚之情。

    “咯咯……可依,怎么对我这么见外啊!即使你不在月光俱乐部做了,有时
间的话也可以过来看看我嘛!”

    “嗯,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去看你的。”不知怎的,冯可依鼻子一酸,心中
升起一股离别的惆怅。

    “可依,最后的一夜想做些什么好呢!不能草草收场,一定要难忘,让你魂
牵梦系,永远藏在记忆深处,我为你选一个刺激点的吧?”

    “不……不要。”冯可依一阵心动,呼吸不禁变得急促起来。

    “那你说想做什么?没有多少时间了,而且还是最后的告别式,可依,快点
决定,今晚你想获得什么样的满足呢?”

    “我……我也不知道。”冯可依吞吞吐吐地说着,脸上升起团羞涩的红晕。

    “既然这样,我帮你做决定吧!真头痛啊!那么多玩法,做什么才能和最后
一晚相应呢!咯咯……有了,可依,今晚你到贵宾房,做美臀淫肉桌腿吧!”

    “贵宾房……美臀淫肉桌腿……雅妈妈,我不明白。”贵宾房不难理解,脑
海里映起类似高级卡拉OK包厢的样子,可是美女淫肉桌腿,冯可依不大明白是
什么意思。

    “就是把你带到VIP会员的贵宾房里,把你扒光,然后在你高高撅起的臀
部上垫上桌面,供客人们在上面饮酒作乐。”

  原来是这样啊!还要脱光衣服,那样做好羞耻啊……冯可依听到雅妈妈故意
用粗俗的语言说明,拿着手机的手不禁兴奋得颤抖了起来。

    “可依,既然是最后一晚了,就彻底放开吧!全部脱光可以吧?”

    “嗯。”微弱的宛如幽叹一样的声音从樱红的嘴唇里飘了出来,冯可依慌乱
地挂断了电话。

              【未完待续】


          第四章 淫荡的M女仆莉莎(九)

        --黑色狗项圈-- 六月三十日 星期四

    全身赤裸的冯可依一只脚踏在椅子上,一只手扶着雅妈妈的肩头,纤细的腰
肢向前挺着,把光溜溜的阴户暴露出来。

    “有些贵宾很顽皮的,莉莎,保险起见,我还是把你的阴户用小锁头锁起来
吧。”雅妈妈着迷地瞧着冯可依娇嫩艳媚的无毛阴户,故作好心地说道。

    “咦!要锁……锁起来吗?”冯可依低着头,羞涩地问道。

    “当然喽,这么美丽的阴户可不是莉莎一个人的,也是对老公无比忠贞的可
依的,万一出现什么状况,你叫我如何向可依和她的老公交代啊。”雅妈妈挥舞
着灵活的手指,三下两下,就把穿在阴唇和阴蒂上的阴环取了下来。

    “咯咯……已经这么湿了啊,莉莎,你好骚啊。”摘环的时候,不可避免地
碰到了濡湿的肉缝,几串晶亮的爱液粘在雅妈妈的手上,把雪白如葱的手指映染
得更加白嫩。

    “雅妈妈,不要这么说我,啊啊……好羞耻的啊……”被抓到证据的雅妈妈
直指自己骚浪,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冯可依把头垂得更低了。

    “还不好意思呢!咯咯……你本来就骚嘛!我说莉莎,你只是被看就湿成这
样了,还像原来那样不打算让人摸吗?干嘛忍得那么辛苦啊,好可怜的美穴,可
惜得不到抚慰。今晚可是告别式啊,瞧!你的小妹妹都吐口水抗议了,至少,在
里面吞进一根假阳具吧!”

    雅妈妈从桌子上的紫色梳妆盒里取出一个做得很逼真的电动假阳具。假阳具
通体黑色,又粗又大,像男人充分勃起的肉棒一样,下流地向上翘着。

    “给你,自己放进去吧!嘴上不说,其实很想要这个大家伙吧!我都给你准
备好了,别告诉我你不想要啊!莉莎,不许说言不由衷的话啊!咯咯……”雅妈
妈拉过冯可依的手,把假阳具塞进她手里。

    电动假阳具很有质感,沉甸甸的,握在手里,就像握着男人的肉棒似的,材
质非常拟真,冯可依不禁慌乱地说道:“这么大的东西,怎……怎么能进去!”

    “咯咯……女人的阴户最不可思议了,看起来那么小,其实连男人的拳头都
可以吞进去的。尤其你还这么淫荡,没问题的,完全能吞得进去,而且今晚还是
告别式,就当做对淫欲的一个挑战吧!莉莎,快点放进去!”

    一方面因为雅妈妈不容拒绝的命令口吻,另一方面则是雅妈妈一直在想尽办
法满足着自己的受虐心,让自己享受到刺激的暴露快感,虽然这里面有些互利互
惠的成分,但不可否认自己从雅妈妈这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且今晚还是最后
一次在雅妈妈这里帮忙了,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冯可依都会答应,就当是感
谢雅妈妈这段时间对自己的照顾了。

    真要把这么下流的东西放进我的身体里面吗……冯可依向手上的电动假阳具
望去,在假阳具根部,附有薄薄圆圆、透明的、看起来好像很柔软的硅胶底座。

    见冯可依磨磨蹭蹭的,雅妈妈不耐烦地催道:“不是已经湿透了吗!莉莎,
快点,没有多少时间了。”

    好吧!就让客人们看我插进这么下流的东西的羞耻样子吧……在雅妈妈目光
炯炯的注视下,冯可依把电动假阳具前端好像撑开了伞那样的龟头部分,对准自
己溢出爱液而濡湿闪亮的肉洞,慢慢地向里面按去。

    “啊啊……啊啊……”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愉悦的呻吟,心里大叫着舒服,
窄小的肉洞慢慢被扩大、撑圆,徐徐地把巨大的电动加阳具吞了进去。

    见冯可依开始插入了,雅妈妈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厉声命令道:“全放
进去,一直插到底,让阴唇把底座包上。”

    啊啊……好胀啊!插到底了……冯可依紧蹙着眉,修长的手指按着底座,一
直把电动加阳具推到最深处。

    “怎么样?我就说女人的阴户最不可思议吧!好像马鞭那样又粗又长的东西
全进去了。”电动假阳具深深地陷没进肉洞里面,透明的底座紧紧地贴在洞口,
就像盖子一样封得严严实实,雅妈妈再一抚弄阴唇,把底座掩上,从外面看,根
本看不出来里面藏着一根巨大的电动假阳具。

    “咯咯……好一个天然的贞操带啊!天星,过来上锁!”

    在雅妈妈的叫唤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职员休息室的朱天星,手里拿着一串
银光闪闪的荷包锁走了过来。

    啊啊……不要过来,好羞耻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蹬蹬”地踏在剧烈跳
动的心脏上,从第一次遇到朱天星便莫名地感到畏缩的冯可依一阵慌乱,羞惭地
把脸扭过去,不去瞧他蕴含着耻笑的眼神。

    荷包锁是用钛合金制作的,荷叶包的造型,上面雕刻着仿古的花纹,小巧精
致,非常精美。朱天星蹲在冯可依股间,一把扯起阴唇,把荷包锁穿过左右阴唇
穿环留下的孔洞中,然后一按锁梁,“咔哒”一声,一个荷包锁便像阴环一样锁
在了阴唇上。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不一会儿,三个造型古朴、银光闪闪的荷
包锁都锁好了上,沿着狭长的肉缝排成一列。

    “天星,还有这里。”雅妈妈一指在肉缝顶端开始膨胀、翘起的阴蒂,然后
勾起食指,在与她小手指指头一样大的阴蒂上弹了一下。

    “啊啊……”冯可依不胜刺激地颤抖着,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

    呻吟声还未散尽,半张的樱唇还没闭上,朱天星捏住阴蒂,粗暴地一拉,把
阴蒂完全拉伸出来,锁上了一个比其他锁要小很多的荷包锁。切除包皮后,比普
通人敏感许多的阴蒂哪里受得了这么强烈的刺激,冯可依仰着修长的脖子,嘴巴
大张,发出一串宛如汽笛长鸣一般的呻吟声,身体痉挛般的颤抖着,一阵剧烈摇
晃,要不是雅妈妈手快,及时扶住她,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这样就安全了,咯咯……小妹妹的贞操保住了。”雅妈妈打量着被银光闪
闪的荷包锁锁住的阴户,纤细的手指往肉缝里一探,别说肉棒,就连手指都插不
进去。

    “莉莎,发大洪水了啊!咯咯……尽管放开地玩吧!把你羞耻的样子暴露给
客人们看,尽情地享受这最后一晚的快乐时光吧!”大量的爱液被雅妈妈的手指
带了出来,粉嫩的肉缝上汁水淋漓,银色的荷包锁被打得津湿,一滴滴大颗的水
珠摇摇曳曳地从锁座上滴落下来,在冯可依雪白的大腿内侧留下一道道蜿蜒的水
痕。

    “嗯。”徐徐站稳身子的冯可依低着头,轻启樱唇,发出弱不可闻的声音。

    “今晚还带头套吗?”瞧着冯可依羞涩的可人样儿,雅妈妈舔了舔鲜红的嘴
唇,眼里闪着捉狭的光,开始逗弄冯可依。

    “嗯。”毫不迟疑的,冯可依连连点头。

    “好吧,就剩下这个了,呼吸会有些困难,克服一下吧。”

    雅妈妈拿出的是像摩托车头盔样式的红色头套,材质采用非常厚实的橡胶。
冯可依戴上后感觉头部、脸部被紧紧地压迫着,心中升起一阵既兴奋刺激又紧张
不安的拘束感。头套没有留眼孔,什么都看不到,但预留耳孔和嘴洞,只是对准
嘴巴的位置上开的孔洞很小,呼吸有些不畅。

    “雅妈妈,口……口球。”不想像上次那样发出淫荡的声音了,冯可依嚅嗫
地向雅妈妈说道。

    “哎呀!主动要求戴口球了,可是莉莎,你不是很讨厌口球吗?”雅妈妈故
作惊讶,大声问道。

    冯可依羞耻地说道:“不戴会……会发出声音的。”

    “好吧,咯咯……不想让客人们听见浪叫声的莉莎。”雅妈妈取出一个红色
的口球,塞进冯可依嘴里。

    口球戴上不久便被唾液洇湿了,发出亮晶晶的光,下面的那张竖嘴也是,被
荷包锁锁住的阴户充血肿胀,变得肥嘟嘟的,拱起得更加像个小馒头了,大量的
爱液从艳红的肉缝里溢出来,把无毛的阴户染得濡湿晶莹,散发出一股诱惑男人
的淫香。

    “莉莎,完全兴奋起来了呢!咯咯……这么淫荡的味道,你可真像一个留下
体味做记号的母狗啊。”脸上浮起陶醉的表情,雅妈妈用力嗅着,然后把羞耻得
夹紧双腿的冯可依拉过来,用手铐把她的手臂反拷在身后。

    “好了,该出发了。”

    雅妈妈见冯可依不动,只是冲自己又是摇晃脑袋,又是摆动下颚,“唔唔”
地叫着,好像有话要说,便娇笑着说道:“明白了,明白了,莉莎,你想提醒我
狗项圈还没戴是不是?”

    冯可依马上点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如果把手放在胸前抖动,还真
像一只站立起来的母狗。雅妈妈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取出四种颜色各异的狗项
圈,问道:“莉莎,换种颜色吧!反正是告别式了,金色的狗项圈怎么样?”

    嘴里大叫红色,红色,传在外面却是沉闷的“唔唔”声,冯可依惶急地摇晃
头部,用肢体语言表达着她的选择。

    “不要金色?”雅妈妈故意问道,见冯可依又像母狗那样不断点头,便娇笑
着说道:“莉莎,你在这里只有最后一个小时的享乐时间,以后再也享受不到这
么刺激的暴露快感了,我看你戴黑色的好了,反正阴户都被锁上了,客人们就是
想操也操不到,你就让他们摸摸吧!娱己又悦人,体验下在客人们下流的手掌下
泄身的感觉不好吗?”

    不要,不要,那怎么行,我是有老公的,怎么能让客人碰触我的身体呢!雅
妈妈,饶了我吧!不要再捉弄我了……冯可依一边大叫,一边像拨浪鼓似的激烈
地摇动着头部。

    “好,好,明白了,还是给你红色的。”雅妈妈欺负冯可依看不到,嘴里说
给她红色的,其实却把代表可以随便摸的黑色狗项圈套在她脖子上,不仅如此,
黑色皮革的狗项圈上还镶嵌着一个漆黑的十字架,蕴意除了不能肛交,可以尽情
地玩弄肛门。

    “出发吧!”

    职员休息室的门开了,全身上下不着一缕,只戴着头套的冯可依被雅妈妈推
搡着,跌跌撞撞地向贵宾房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