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淫荡的M女仆莉莎(十三)

           --尿饮-- 六月三十日 星期四

    雅妈妈泄了,太好了,我终于能去便便了……冯可依也到达了忍耐的极限,
肛门栓似乎都要被奔腾的浣肠液冲开了。就在冯可依咽了一口飞溅而出的爱液,
准备抬起头时,忽然,脑袋被雅妈妈死死摁住了,同时,听到雅妈妈用似乎很兴
奋、走了音的语调说道:“别动,把嘴张开,用力吸!”

    雅妈妈还想我喝啊!好讨厌啊,我都喝了那么多了……冯可依不疑有他,乖
乖地张开嘴,用力地吮吸着。

    好热啊,怎么这么腥!呀啊……不是爱液,是尿……雅妈妈,不要啊……冯
可依剧烈地扭动身体,想挣脱雅妈妈,可是雅妈妈摁住自己头部的手就像铁钳一
般,纹丝不动。而且,在强劲的压迫力下,尿道口被摁进嘴里,根本无法闭上嘴
巴,冯可依只能眼里落泪,屈辱地任一股股腥臊的尿液射进嘴里。

    “怎么样,我的尿好喝吧!咯咯……”直到尿完最后一滴,雅妈妈才放开冯
可依,满足地笑了。

    看到冯可依脸带梨花,眼睛红红的,跪在床上干呕,再一瞧床上没怎么湿,
雅妈妈顿时眉开眼笑起来,知道大多数尿液没有浪费,全被冯可依喝进去了。神
清气爽地爬起来,整理好凌乱的旗袍,雅妈妈温柔地揽着冯可依的肩,安慰似的
轻拍她的背。

    冯可依用力甩开雅妈妈的手,一脸怨恨地瞪过去,带着哭音叫道:“你怎么
能这样,你好变态。”

    “可依,这是对你欺负我的惩罚,我们之前说好了,不许翻脸的哦。而且,
刚才你喝我的爱液时,我说一会儿给你饮更好喝的,也相当于告诉你了,你也没
有反对啊!”雅妈妈振振有词地辩解着,一脸着迷地瞧着冯可依气呼呼的脸,怎
么看也看不够。像冯可依这样初为人妻的少妇是她的最爱,最喜欢看她们娇羞或
是悲戚的模样了,雅妈妈忍不住噗嗤一笑,露出了笑脸,眼睛眯成了一道线。

    “你……你……你……”连说了三个你字,冯可依知道雅妈妈没有说谎,确
实说过这些话,一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见雅妈妈竟然还在笑,那刺眼的笑容似
乎在揶揄自己、耻笑自己,冯可依不由一阵气苦,悲从心来,一下子扑倒在床,
痛哭起来。

    “好了,乖,别哭了,雅妈妈最疼我的小可依了,还以为你愿意呢!要不我
也不会尿在你嘴里的。”雅妈妈像哄小孩似的哄着冯可依。

    “谁愿意了。”肩部一耸一耸的,痛哭声变成了一抽一抽的啜泣。

    见冯可依还在哭,根本不理她,雅妈妈开心地都要笑出来了,伸出一只手,
假装安慰地抚摸着冯可的背,在手滑到腰肢的时候,向下一甩,重重地打了一下
从臀缝里突出来的肛门塞。

    冯可依“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肚子里一阵翻腾,肛门中排泄的感觉无比强
烈,简直无法忍耐。本来不想理雅妈妈的冯可依只好羞愤地问道:“现在能让我
去了吧?”

    “正好一小时,时间到了,我带你去吧。”雅妈妈搀着连移动一步都很艰难
的冯可依,向职员休息室的室内厕所走去。

    “可依,你把肛门对准坐便器,不然会溅得到处都是的。”雅妈妈指指坐便
器,对冯可依说道。

    “知道了,你出去吧!”见雅妈妈站在一旁,没有离开的意思,冯可依脸一
红,随后板起脸,撵雅妈妈出去。

    “我得看护你啊!万一倒了摔了怎么办!再说,没有我,谁帮你把肛门塞拔
出来啊。”

    雅妈妈说的也是实情,冯可依实在不想让她帮自己取出肛门塞,可是,又只
能如此。于是,咬牙切齿的冯可依暗恨朱天星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做为惩罚违规
女孩的手段,只好把手杵在膝盖上作为支撑,弯腰撅臀,把肛门对准坐便器,然
后,低着头,羞耻地说道:“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连句雅妈妈都不叫啊,可依,还生我的气吗?真小心眼,不就是在你嘴里
尿了一次吗!是你欺负我在先啊!你不想想我对你的好吗!拉过之后,你就要走
了,可能我们永远不会见面了,难道你要我带着内疚过一辈子吗……”

    雅妈妈一直在观察着冯可依的表情,见她清冷的脸开始柔和下来,似乎被自
己打动了,便在心里暗乐,对外则哀叹一声说道:“可依,你要是还气不过,一
会儿你拉完后,也在我嘴里尿一次吧!这样,我们就扯平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
是好姐妹好不好?”

    “哼!我才不像你那么变态呢!”冯可依嗔怪地看向雅妈妈,轻啐一声,随
后扭过头。

    “好,你大度,我小人,可依,我们算是和好了吗?”见冯可依的目光只有
嗔怪,没有怨恨,似乎不记恨自己了,雅妈妈连忙上前一步,抱住冯可依。

    用力摇晃一下身体,没有甩开,再摇,又没甩开,冯可依不动了,任雅妈妈
抱着。就这样被雅妈妈抱着,过了一会儿,冯可依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雅
妈妈,我不生你气了,可是你真的很过分啊。”

    “可依,你终于叫我雅妈妈了,我好高兴啊。”雅妈妈一把捧住冯可依泪痕
未干的脸,用力吮吸着紧紧闭上的嘴唇。

    在雅妈妈狂热的亲吻下,不停扭动身体的冯可依先是紧紧地抿住嘴唇,不让
自己的的嘴巴被撬开,可是过了不长时间,变得酥软无力的身体停止了扭动,含
羞带臊地把樱唇轻启一线,然后,便彻底沦陷在雅妈妈的热吻下,红嫩的舌头频
频伸出,和雅妈妈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樱红的嘴唇主动地吮吸起来。

    吻了许久,雅妈妈松开两瓣被她吻得肿起来的樱唇,娇笑着说道:“可依,
残留在你嘴里的尿我也喝了,味道挺好的,你不知道喝尿也能养颜吗!听说台湾
就有专门喝尿养生的喝尿族。”

    “讨厌,你还说。”冯可依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火热激情的吻戏过后,肚
子里又开始翻江倒海,肛门火辣胀痛,额头渗出一排细汗的冯可依痛苦地哼着说
道:“雅妈妈,我……我不行了,快把它拔出来。”

    “快点站好吧!小可怜蛋,看这汗出的,我这就给你拔出来,让你开开心心
地拉个够。”雅妈妈来到重新摆好姿势的冯可依身后,攥住肛门塞,猛的向外一
拽。

    只听“噗”的一声,巨大的肛门塞夹着风声,离开了肛门。正对着坐便器的
肛门分外凄惨,原本紧缩得密不透风的菊花变成了一个外圈红嫩、肌肤细致的深
幽圆洞,好像被撑坏了、缩不回去似的。肛门在剧烈地收缩着,圆洞里面红嫩的
肠膜翻出来又缩进去,频率越来越快,似乎有东西要喷出来。

    “啊啊……要出来了,啊啊……雅妈妈,别看……”发出一声悠长高亢的叫
声后,冯可依剧烈地颤抖着身体,肛门猛然一缩,然后,一股透明的浣肠液湍急
地喷了出来,击打在坐便器里,溅起一团不小的水花。

    宛如喷泉一样的浣肠液持续地喷着,过了许久,才减弱下来。然后又是一股
浣肠液喷泉,只是这次的水量小了许多,颜色也不是透明的,微黄。最后一次的
喷射就不能算作喷泉了,断断续续的,颜色又变成了透明,就像清水一样。

    “可依,拉完了吧,我给你擦屁股。”雅妈妈拿起几张手纸,动作很轻,很
柔,在疲累得一动都不想动的冯可依的肛门上擦着。

    清理干净后,雅妈妈搀着冯可依回到床上躺好,一边从背后把她搂在怀里,
手里抓住一只乳房轻轻抚摸着,一边问道:“可依,诚实地告诉我,刚才喝我的
尿时,兴奋了吧?有快感吗?”

    冯可依闭着眼睛,没有说话,脸上时红时白,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过了
好一会儿,才轻声答道:“嗯,不过,更多的是屈辱。”

    “咯咯……这就对了,你还没被开发出来呢!”雅妈妈娇笑着,勾起指头,
用力弹了一下挺翘起来的乳头。

    “啊啊……雅妈妈,别逗我了,我好累,让我歇会儿吧!要不,我们说说话
吧?”冯可依仰起脸,发出一声火热的呻吟,软语腻声地向雅妈妈央求。

    “不行,以后你不会再来了,除了今天就再也没有逗你的机会了。”雅妈妈
拈起刚被她弹过的乳头,弹了一下又一下。

    “啊啊……啊啊……不会啊,我会挤出时间来看你的。”冯可依无力抵抗,
只能任由雅妈妈像弹弹珠那样反反复复地弹她的乳头。

    “只是看我吗?咯咯……想不想和我像现在一样呢?”雅妈妈轻舔眼前玲珑
小巧的耳垂,在冯可依耳旁吃吃笑着说道。

    “啊啊……想……”冯可依娇羞地点点头,发出的声音分外绵柔。

    “那么,我的可依宝贝,想不想再喝一次我的尿呢?”雅妈妈不再弹,开始
在乳头上搓捻起来。

    “啊啊……啊啊……”冯可依没有回答,只是仰起修长的脖颈,发出说不出
兴奋还是愉悦的呻吟声。

    没有马上拒绝便是有再喝一次的可能性,雅妈妈满意地笑了,怕弄巧成拙,
没有继续逼问,放开手中被她搓捻得变硬了的乳头,说道:“可依,有件事我还
没跟你说呢!天星他粗心大意的,忘记给你开锁了,就陪着刚才那四位贵宾出去
玩了。”

    “啊!那怎么办啊?”身体陡然一震,冯可依连忙爬起来,紧张地看向雅妈
妈。

    “当我发现你这里还挂着锁时,天星已经走了,我给他挂电话,发现他的手
机落在俱乐部里,忘带了,而那四位贵宾的电话号码我也不知道,无法通过他们
联系到天星。”雅妈妈也坐起来,歉意地笑笑,手一摊,表示实在没有办法,该
想的办法都想了。

    “没有备用钥匙吗?”冯可依捉住雅妈妈的手,急切地问道。

    “有是有,但在天星手里。”雅妈妈叹了一口气,脸上浮起懊悔的表情。

    眼中一亮,随即黯淡下来,冯可依想了想,问道:“知道他会去哪吗?”

    雅妈妈摇摇头,“就说带贵宾们去玩,没说去哪,几个他经常去的地方都打
过电话了,没人见过他。”

    “惨了,惨了……”一时间,冯可依花容失色,脸上满是愁容。

    “可依,别着急,我跟他常去玩的地方的负责人说了,一看到他马上给我回
电话。还有,说不定天星发现手机没带,会借电话打过来问呢!可依,真是对不
起,竟然发生这样的事。”雅妈妈一脸惭愧,向冯可依点头致歉。

    “雅妈妈,不怪你,都怪朱天星,我怀疑他是故意的。”冯可依咬牙切齿地
说着,把责任全部怪罪在她最讨厌的朱天星身上。

    “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不过,这是重大失职,等他回来,我会狠狠地惩罚
他,给你出气的。”雅妈妈也呈现出深恶痛绝的样子,就差破口大骂了。

    “雅妈妈,能把锁截断吗?”冯可依又想到一个主意。

    “办法是好办法,可是没有工具啊!而且,就算有工具我也不会同意的,你
那里太娇嫩了,很容易误伤的,只有交给医院的专业医师开锁,才会放心啊!”
说到这儿,雅妈妈看向冯可依,像是找到了方法似的高兴地叫道:“我怎么没想
到,可依,我们去医院吧?”

    “不行,不行,难为情死了。”冯可依想通过花雯芸找田主任帮忙,可是已
经这么晚了,又是这么羞耻的事情,只得无奈地放弃了。

    “可依,这么长时间没来电话,天星应该没去那些地方,一般陪客人出去玩
都要一个通宵的,估计天星是不会回来了。要不你先回去,好好地睡一觉吧!干
等也不是办法,明天不是要参加很重要的会议吗?没有精力不行啊。”雅妈妈为
冯可依着想地提出一个建议。

    “可是……”看看时间,一点多了,冯可依知道必须要回去了,可是又不甘
心就这么离开。

    “等联络上天星,我第一时间通知你。”雅妈妈打断冯可依,令她安心地说
道。

    “好吧!雅妈妈,我等你电话啊,无论几点,一有消息,你就马上通知我好
吗?”冯可依希冀地看向雅妈妈。

    “没问题,阴户里插着那么下流的淫具工作,的确是不大好,想想都觉得羞
耻啊!可依,真对不起,给你带来那么大的困扰。”雅妈妈再次道歉,可话语间
却弥漫着调侃之意。

    冯可依的脸一下子红了,红艳红艳的,狼狈得说不出话来。

    “可依,联络上天星后,让他把钥匙给你送到公司吗?”瞧着冯可依娇羞的
模样,雅妈妈一阵心动,又开始逗冯可依。

    “千万不要,我还是过来取吧。”冯可依一惊,连忙拒绝。

    “也对,直接送到公司也不好,同事问起怎么说呢!咯咯……总不能实话实
说吧!”雅妈妈娇笑着,打趣着冯可依。

    “雅妈妈,我这么着急,你还逗我。”冯可依轻啐了一声。

    “咯咯……可依,这个给你,也许你能用的上。”雅妈妈递给冯可依一个像
是化妆盒的黑色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啊?”冯可依接过盒子,奇怪地问道。

    “你蜜穴里的电动淫具的遥控器。”雅妈妈眼里闪着捉狭,瞧着冯可依。

    “啊!我不要。”手就像被烫着似的,冯可依连忙把盒子推还过去。

    “如果天星今晚不回来的话,可怜的蜜穴一晚上都要插着这么大的家伙了,
里面鼓鼓胀胀的,会让你情不自禁地想一些脸红心跳的事而难以入睡吧!在碾转
反复睡不着时,你可以用遥控器快活一下啊,说不定,泄了一次后就能很快睡着
呢!”雅妈妈又把盒子推过去。

    “我才不会想那些事呢!”冯可依的脸一下子红起来,用力一推,结果一个
不小心把盒子碰掉在地上,甩出来一个黑漆漆的遥控器。

    “啊啊……”也许遥控器的开关恰巧撞在地上,把阴户塞得满满的电动假阳
具突然启动起来,猝不及防的冯可依,娇躯一阵抖颤,呻吟了出来。

    “可依,真的不想要吗?”雅妈妈跳下床,拾起遥控器,随意调换着震动频
率。

    “雅妈妈,别……”冯可依跌坐在床上,阴户里的电动假阳具快速地变换着
不同的频率震动着,身体忽然变得很热,又酥又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可依,舒服吧!把它带回去备用也好啊,万一身体吃不消了,有了它,就
不难熬了。”雅妈妈关掉开关,把遥控器装进盒子里,递过去。

    “好……好吧。”这回冯可依不反对了,手羞羞涩涩地伸过去,接过了遥控
器。

    “可依,是这样的,这个电动淫具是接收无线信号的,如果碰到一些非常强
大的无线电波,比如卡车上私装的无线装置,可能会被误启动,这点你注意一下
吧!”雅妈妈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

    “啊!还会误启动啊?”冯可依担心地皱起眉。

    “不用担心,这种几率非常的低,就算发生了,也不错啊,很刺激的啊,咯
咯……淫荡的小可依,我想你会喜欢上那种心脏紧张得要跳出来的感觉的。”雅
妈妈瞄着冯可依,吃吃地笑了。

    “雅妈妈,你……”脸上不禁又是一红,冯可依气恼地瞧着雅妈妈。

    “好了,太晚了,可依,穿上衣服回去吧。”雅妈妈把冯可依来时穿的衣服
放在床上。

    在冯可依穿好衣服、欲要告辞时,雅妈妈递给她一个黑色的狗项圈,歉意地
说道:“可依,对不起,今晚是你的告别式,你总是选择只能看不能摸的红色狗
项圈,每次都忍得那么辛苦,我想在这最后一晚,给你一个快乐而又难忘的告别
式,于是,对你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其实,你今晚戴的不是红色的,而是代表
可以摸的黑色的狗项圈,上面还镶着不能肛交但可以随意玩弄肛门的十字架。”

    “啊……”冯可依紧紧抓着黑色的狗项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今晚会和以前
不同,一时间心中乱极了,不知道应不应该责怪雅妈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