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86 跳蛋

        走了大概一半的桌子,司徒帼英已经觉得有些招架不住了,但是在这节
骨眼上哪还能让她退下来。另外三位姐妹看见这么多宾客,当然是一齐把司徒帼
英往外推。

        大部分人还算是斯文的,不过有些粗鲁的喝得高兴甚至要掐司徒帼英
脖子把酒往她嘴里灌。司徒帼英差点忍不住发飙,一想到自己的身份,最后还是
忍了下来。

        虽然喝的都是村里自酿的低度米酒,但是走到最后几桌,司徒帼英已经
觉得自己有些脚步不稳了。更要命的是平时她很少穿高跟鞋,不太适应的她不得
不集中精力站稳,根本不能另花精神去找人。

        回到座位上坐下以后,司徒帼英感到浑身发烫。刚才她依稀记得要找的
人就在边上的那一桌里,但是双脚已经不听使唤。她只好坐休息,等到恢复体
力再作打算。

        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十点多,天色已经全黑了。司徒帼英新娘陪酒
收的,忙的天昏地暗地,肚子里除了酒以外就没装多少东西了。

        等到司徒帼英想清醒一下吃一些东西的时候,一大人前呼后拥地把兄
弟姐妹团送上了车,接就来到了不知何处的一间古老大屋里。

        原来这里是村长家的老屋,也是今晚闹洞房的地方。伴郎充当司仪道:
「好了,按照我们的习俗,今晚是不方便再打搅新郎新娘了。等他们喝了交杯酒
以后,剩下的时间就是我们兄弟姐妹们代替一对新人进行闹新房的游戏时间。」

        此时在大屋里除了兄弟姐妹等八人以外,也有不少村里的年轻男女一齐
喧哗涌了进来,大家都似乎十分期待接下来的游戏。而司徒帼英哪有心思细听
游戏什么的,而是不住地打量四周。

        这时候男男女女约摸来了有二三十人,李晟和双郭自然也来到了这里。
司徒帼英看到李晟和双郭有说有笑地,不禁觉得有些怪怪的:「他们为什么和那
流氓认识,看子还聊得挺开心的!难道背后有什么古怪?」除此以外,司徒帼
英倒没再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人。

        正当司徒帼英想找个机会接近李晟的时候,伴郎大声道:「好了,第一
个游戏是吹兵兵球,就由兄弟姐妹们一对一先起个头吧!」

        嘴上说是传统的闹新房游戏,实际上只是学电视上的游戏节目的
子。不过大伙情绪高涨,嬉笑声不断在屋子里荡漾,玩得是不亦说乎。

        吹完兵兵球后,大伙又一起进行了两个项目。有些玩得兴奋起来,甚至
把上衣也脱了,光膀子大叫起来。

        接下来伴郎郑重宣布道:「好,下面就是我们的习俗找红包游戏了,各
位兄弟姐妹赶紧准备一下咯!大家知道,我们兄弟团今天是没有红包的,那么赚
得皮包鼓鼓的四位姐妹当然要贡一些所得给我们劳苦功高的兄弟们了对不对?」

        原来这个游戏的参加者是男女各十人,包括了兄弟姐妹团各四人。伴娘
把今天所得的红包分给十位女孩藏在身上,而十位男宾们就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在
十位女孩子身上找这些红包。

        女方十人除了姐妹团四人,余下的都是村里的姑娘。那六位女子可能不
是第一次玩这游戏,早已磨拳霍霍的子。

        十位女生于是躲在一旁的房间里,开始算计怎么把红包藏起来。司徒
帼英也分得了不少红包,但是她此时仍穿刚才的衣服,身上也没什么地方可以
藏红包的了。司徒帼英偷看了一下旁边的那位,也学子把红包塞入了乳罩里。

        随伴郎的一声令下,屋子好像变成了斗兽场一般。那些男宾们像发疯
似的猛扑向一众女子,然后就是不断的尖叫声。

        「啊——」,「哈哈……不……」,「哇啊……啊——」

        司徒帼英开始以为只是猜那些红包在那位姑娘身上而已,没想到那些男
的居然是直接过来抢,不禁了一跳。她虽然有些疲劳,但是脚步依然灵活,轻
易地避开了当先过来的男人。

        不过在聚满了人的屋子里,?论多大的空间终究有限。除了游戏的人以
外,四周那些呐喊助威的人并没有留下多少可以躲闪的空间。司徒帼英虽然敏捷,
但是避得了男的避不开女的,很快就和另一名女子撞在一起。脚步踉跄的她暗叫
不妙,同时手臂就被另一人拉住了。

        司徒帼英心里一急,马上想用力甩开那人的手。可惜她自己还没站稳,
顷刻之间已经人往后仰倒在了地上。拉住司徒帼英手的那位满脸通红的男人随之
也扑倒在地,刚好压住了司徒帼英的左手。

        躺在地上的司徒帼英赶紧想侧身子用右手推开那男的,但是刚把手举
起来就又有另一个女的了过来不知想把什么塞入她的右手。那女的还紧抓司
徒帼英的手道:「别追了,别追了,我给她了……给她了。」

        虽然手被抓住,但是司徒帼英哪里看到有什么东西塞入自己手里。这时
另一男子不顾一切地了过来把握住司徒帼英手的女子又扑倒在地,这司徒帼
英连右手也被压住了。

        四周的男男女女顿时起哄,像是沙包似的扑了过来,一眨眼就把司徒
帼英压得动弹不得。紧接不知道有多少双手在司徒帼英身上摸了起来。脸、胸
部、大腿小腿,甚至有人把手伸进了裙子里面。那些人一边摸一边还大叫,「
这里,这里」,「在这,藏不住了!」

        司徒帼英惊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想拉住自己的衣服。但是双手早已不受
控制,只能任由衬衣也被人掀起。而四周充斥男女的吆喝声,让司徒帼英的惊
叫如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法引起旁人注意。

        这时的司徒帼英双手受制,下身那里不知哪个女的躺在了她的小腹上,
硬是把她的双腿给分开。片刻之间司徒帼英就感到乳罩一松,接胸前就是一。
不知哪只手竟然还掐司徒帼英的乳头玩弄起来,同时还有另一只手已经在她双
腿之间的地方来回摩擦。

        在一片混乱的场面下,根本没有人留意到司徒帼英的窘态。司徒帼英觉
得身体的温度像是突然升高,身子也软了下去,似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转
眼之间,她甚至感到自己的乳头也起了变化。

        就在这时,司徒帼英的大腿之间在紧压下居然有了一阵意,然后不知
道什么玩意儿就溜进了内裤里面,接就整个没入了肉缝深处。

        「不……住手……住手……」司徒帼英又再大叫,但是手脚?法动弹,
她也只能干急。虽然底裤还在,但突然之间身体里多了一东西让她是慌了神。

        「嗯……呃……停、停下……」没几下子,司徒帼英的叫声变成了呻吟,
因为阴道里那东西开始震动起来,一波波的快感让她?法抵挡。

        这时司徒帼英被一大堆人围,没什么人真的会细看她的子。就算是
有,也只是以为她喝醉酒而已。果不然,乳房和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司徒帼英粉脸
通红,整个额头都是汗珠。

        「流氓……流氓……嗯……不……」司徒帼英知道那是跳蛋,但是她已
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嗬嗬……难道……难道是……嗯……西装客……嗯
……」

        渐渐地,司徒帼英的思绪已经被快感淹没,她甚至已经忘了身在何处,
闭上眼睛随身体欲望低吟起来。她的心里甚至大叫起来:「来吧,好舒服啊…
…嗯……来……快点来吧……我、我忍不住了……」

        就在司徒帼英将要登顶之际,突然响起了铜锣的声音,伴郎大叫:「时
间到时间到,各位停手,收拾收拾坐好!」

        「什么?」司徒帼英心里又是一惊,这次她是怕众人看到自己那失态的
子。等到手脚恢复了活动能力,她赶紧夹双腿贴其中一位女子而立。

        司徒帼英利用身前女子作遮挡,整理了一下仪容。虽然文胸早已不知去
向,但是那松垮的衬衣还能勉遮住真空的上身。不过最要命的是仍在阴道里的
跳蛋,虽然那东西不知为何在锣声响起的时候也停止了震动,但就像牙缝里残余
的菜渣一般让司徒帼英坐立不安。

        正当司徒帼英想找个机会溜到洗手间把那跳蛋拿出来的时候,李晟的目
光找到了她。接那李晟好像有意?意地慢慢走近了司徒帼英低声道:「别离我
太远,我好像看见他了,就是那个穿蓝衣服的家伙!」

        「岂有此理,刚才可能就是那西装客流氓搞鬼。哼,现在终于见这人
了,我一定要让他恶有恶报的!」司徒帼英随即怒气地向周围的人扫射而去,
但是穿蓝衣服的有不少人,李晟也没说清楚到底是怎的衣服。

        等到司徒帼英想问清楚李晟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离开自己身边,和另外
一人不知道说什么。司徒帼英知道不可以显示自己和李晟认识,于是混在人群
中,侧身子慢慢地向李晟二人靠近。

        「李哥,后天晚上逮住个妞,要借你那老地方用用,没问题吧?」

        李晟笑道:「没问题、没问题,随便,反正烂地方,喜欢怎么玩就怎么
玩!」

        司徒帼英一听这话,心里一根筋马上绷紧了:「后天?这几个家伙,难
道他们又要出手了?老地方?烂地方?是那个工厂吗?」

        正在司徒帼英想得出神的时候,李晟忽然对她打了眼色,然后就随一
伙人向楼上走去。司徒帼英觉得此时还是要抓住西装客为重,李晟那些勾当之后
再作理会也行,于是赶紧也混在众人之中上楼。

        司徒帼英体内的跳蛋虽然没有动静,但是上楼梯的时候还是能清楚地感
受到它的存在。去而复返的快感让司徒帼英矛盾起来:「都是那家伙,弄得我左
右为难的。算了,还是忍一下,等搞清楚西装客的真面目再把那东西拿出来!」

        就在司徒帼英打定主意的时候,跳蛋忽然又震动起来了。「啊……」司
徒帼英腿一软,整个人都靠在了楼梯扶手上才站稳了。

        司徒帼英还想再撑一下,但是很快就感到这次跳蛋的震动比刚才烈了
不知道多少倍。如果刚才的快感像是百川慢慢汇成大川的子,此时就如水库大
坝崩溃一般。

        身体的疲倦和酒意本就让司徒帼英抵抗能力下降,此时的她感到再也抵
挡不了那涌而至的快感了。司徒帼英只好扶楼梯,颤抖的双腿好像再也?法
向上迈多一步。

        这时一个男子闪到司徒帼英身体左侧,右手兜过司徒帼英背后扶她右
边身体,左手就托在司徒帼英左边腋下道:「哎哟,喝多了吧,来来来,我扶你!」

        刹那间司徒帼英没看清楚,但是她觉得身旁这人就是刚才和李晟说话的。
她心想:「还好那李晟还吩咐了这家伙,要不然这可是羞死了!」

        不过扶司徒帼英这人的手正巧压在了她的胸膛上,趁扶她上楼梯
的时候不断地左右磨蹭。司徒帼英感到浑身乏力,只好任由那家伙放肆。俗话
说得寸进尺,那男的看到司徒帼英?法反抗,一只手掌很快就在衬衣纽扣之间滑
了进去,按柔软的乳房玩弄起来。

        「嗯……不……怎么你……等等……不……」司徒帼英那有气?力的声
音简直就让人觉得是欲拒还迎的意思。那男的听到如此销魂的声音,手上更是加
了把劲。

        转眼之间,刚才的一大伙人已经不知上到那层楼了。司徒帼英在男子的
搀扶下,忽然转了个弯,进入了一间漆黑的房间里。接司徒帼英好像躺在了一
张软软的东西上,双腿被分开,那疯狂的跳蛋终于被男子拿了出来。

        「嗬……嗬……」司徒帼英赶紧大口大口地喘了两口气,让自己冷静一
下。就在这时,她感到阴道口好像又被什么东西撑了开来。

        「那是……那是……男人的东西!!!」虽然看不见,但是司徒帼英还
感受得到压在自己洞口的什么东西。她大叫一声,举起脚踩在身前男子的小腹上
用力一撑,然后就顺门外的光线没命似的了出去。

        司徒帼英也不管外面此时是什么情,她只是狂奔下了楼,然后一直地
往前跑。她不敢再回头了,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到了大街上才舒了口气。

        「刚才那男的?蓝衣服……好像是蓝衣服……难道那就是西装客?」司
徒帼英回想刚才的情,觉得可能是李晟和那西装客有意玩弄自己的,「哼!还
好,刚才偷听到他们后天的好事,到时候让他们看看我的厉害!」

        其实刚才郭玄光也发现了司徒帼英在现成,不过一来隔得远,二来游戏
中一片混乱,就没有特意打招呼。

        之后大伙接近散场的时候,郭玄光不知道司徒帼英早已离开,还想找她
聊聊。结果最后是李晟又找到双郭聊了起来,还介绍了一位伙伴给双郭。李晟的
这哥们儿叫李三,是当年李氏兄弟老三的后人。平日里也没什事干,就是跟李
晟跑跑腿而已。

        郭玄光不像郭晓成,什么人都能说到一块。他看李晟二人的子,不
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些不悦,总之就是不想和他们有什么深交。于是郭玄光借口说
母亲有急事找他,不久后就独自一人返家了。那一头的郭晓成自然和李晟一起胡
天胡地,这里暂且不表。

        =======================================

        两天之后,又是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此时正值下班时分,各条交通干
线一如往常般喧闹。同地,上次司徒帼英受辱的那荒废的工厂区也是十分的安
静,完全没有人靠近。

        当城市的天空刚披上夜衣的时候,忽然有一个高挑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工
厂区附近。只见那人影迅速靠近一栋弃置的楼房,后背还有一个大背囊。

        人影很快就消失在楼房底层一处隐秘的空间里,好一会儿,一位全身红
色打扮的蒙面女子就从那走了出来。一眼看去端的是英姿飒爽,仿佛是那假面骑
士里的电波人从漫画里跳了出来一般。

        只见这电波人头上戴一个弹力布制成的头套,将整个头部都包裹起来,
只露出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手上的一双皮手套一直延伸至几乎到了肩膀的高
度,像是手机保护膜似的紧贴双手,似乎成为了手臂的一部分;连体的红色紧
身衣把挺拔的乳峰和纤细的柳腰一展?遗;一对长筒的漆皮袜连同高跟鞋一起紧
紧地与修长的双腿结合在一起。

        电波人似乎在等待什么,四处察看了一下环境以后,就不时地走到楼
房外面张望。可惜此处的街灯亮度有限,黑暗之中根本?法看清楚远方的情。
就这,在这昏暗的环境之中,电波人一个人在寂静的楼房踱来踱去聆听时间
的跳动,唯一的消遣就是喝口水。

        不知不觉,已经是将近晚上十点了。电波人来回踱步的频率已经加快了
许多,似乎有些心急也有些心。她带来的两瓶水都已经喝完,她的手只好不时
摸摸脖子,又叉腰按摩一下腰部,还不时用手掌摩擦大腿和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