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88 飞贼

        刚才还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女子此时清醒过来,她坐在床边有些惊讶地看
电波人的举动。半晌,那女子突然大叫起来:「谁……谁……你是谁……抢劫、
你是抢劫吗?抢劫啊!!!」

        电波人似乎对女子的举动有些奇怪,于是走过去道:「等等,我是来救
你的,你不用怕!」

        女子惊慌地摇头道:「救……救什么救,你干嘛绑羧思摇…你、你、
你别伤害我……要钱我给你……都给你……」

        电波人有些?奈道:「小姐!我是来救你的,你刚才被这人侮辱了不是
吗?」

        女子惊呼道:「什么侮辱?侮辱什么?你、你……抢劫啊……救命啊…
…」她身子哆嗦簦似乎真的十分害怕。接襞子扭头向一旁放包的地方过去,
边跑还边喊这:「钱我给你,千万别伤害我啊……别绑我啊……」

        电波人觉得这女子可能刚才受惊过度了,现在有些语?伦次的。她确认
了一下地上的李三已不能动弹,接艟涂觳阶幅裟桥子去了。

        女子背对电波人好像在包里拿钱,嘴里不断叫道:「别、别伤害我…
…我给你钱……给你钱……千万别伤害我啊……」

        电波人走到女子身后拍了拍她肩膀道:「放心,我不是坏人,不要你的
钱,我……」

        一句话没说完,女子突然转过身来,手里多了一槭裁东西。等到电波
人看清楚女子手里的是一瓶喷雾的时候,她已经连思考躲避的时间也没有了。

        「叱……」,雾状液体铺天盖地洒在电波人的脸上。女子同时一把推开
电波人大喊「救命啊……抢劫啊……」,手上的喷雾仍是没有停下。

        纵然有面罩挡簦但是在如此近距离的喷射之下,电波人感到满脸都是
带舡土移味的液体。她急忙往后退了两步,接艟透械揭阵眩晕,双腿一软不
得已蹲了下来。

        电波人挣扎舻溃骸感 ⑿〗隳恪…别慌、别慌,刚才你被人侮辱了,
是我救你的。我……我……我不是要……抢劫。」说完这句话,她低下了头蜷
身子似乎十分难受。

        女子死死按喷雾追电波人不放松,等到把喷雾喷完后就赶紧远远退
开盯电波人的状ā

        电波人挣扎粽玖似来对女子道:「我、我是救你的,你刚刚难道不是
被这混蛋侮辱了吗?」

        女子看电波人有些摇晃的身子道:「什么侮辱不侮辱的,我没说不干
这榈幕畎 7凑钱收搅耍我自然要尽力的。你、你别乱来哦,我赚的是辛苦
钱,你要钱找他吧!」

        电波人听到女子如此一说,双眼尽是迷茫,完全不明白刚才的话。

        那女子看到电波人傻了似的站在那里,赶紧披上大衣转身而逃。

        电波人心里暗叫不妙:「糟了,要是她走了,待会儿便没有人证明这西
装客的恶行了!」可是当电波人刚跨出一步想追的时候,又再有天旋地转的感觉,
身体瞬间好像要燃烧起来似的。

        不知是汗水还是刚才喷雾的关系,此时电波人头套上布料的颜色也起了
变化。只见头套脸部正面的部位大部分已是深红色,和其它地方的鲜红色形成
烈对比。

        就在电波人略一迟钝的时候,李三在一旁嚷嚷起来:「原来、原来你是
盗,救命啊……救命……」

        浑身发软的电波人看远去的女子有些?奈,只好用手撑舻孛嫦蚶钊
移动过去道:「胡、胡说……我、我不是……」

        这时候房门外突然出现另一把男人的声音:「小三儿,出什么事啦,怎
么大呼小叫的!」

        李三大喜道:「晟哥有贼,快、快,来救我!!!」

        门外进来的自然就是李三的主儿李晟,他环视了一下屋里的状ǎ先
李三松了绑再看了电波人一眼道:「好啊,好一个蒙面女飞贼,居然来我这捣乱
了,等我送你进警察局里坐坐!」

        电波人身子一震,挣扎敉后退了几步。「什么送我进局里?应该是我
送你们这些流氓进去!」她抬头看了看李晟,眼睛里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是
嘴巴里偏偏吐不出一个字来。

        一眨眼功夫,她的两条胳膊已经被李晟二人分别拉住。「好贼子,竟然
来我的地盘撒野,让你尝尝铁砂掌的厉害!」李晟拽住电波人的手,一把抓向她
的胸前。旁边的李三当然是有学椋两人一人一手分别按住了电波人的双乳。

        如果只是触碰一下胸部,正常情ㄏ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谁料
此时电波人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一道电流划过,大脑还产生了半秒左右的失重感觉,
身体的力量在飞速地流失。

        满是惊恐的电波人拼尽了最后的力量,硬是挣脱了李晟二人的纠缠。不
过她只是往前迈了两步就又弯腰跪了下去,用双手撑舻孛娲舸制不能再移动
丝毫。

        电波人觉得身体好像在燃烧,皮肤各处的毛孔都在撑开,全身上下都在
不断地冒汗。最麻烦的是那个头套已经被喷雾弄湿,浓烈气味仍是不断涌入她的
鼻子里。就在这一刹那,她好像觉得这气味十分的熟悉。

        「看,女飞贼冒汗了,害怕了吧!好,我让你峥煲幌拢 估铌煽殆襞
在地上的电波人,冷笑糇吡过去。

        这时电波人的背部朝上,完全是没有防备。李晟轻易地找到电波人颈后
衣服的拉链,「嗖」一下就把拉链一直拉到了底部股沟的位置。

        电波人「啊」地惊叫了一声,回了两口气以后翻身站了起来往李晟脸上
就是一拳。可是这拳头软弱?力,根本对李晟没有威胁,被他伸手就挡下了。

        「好啊,女飞贼还打人呢!」李晟转到电波人侧面,另一只手已经揪住
了她的衣服。

        电波人又是一惊,转身想避开。谁料李晟趁势一扯,已经把电波人那紧
身衣扒开。在连体的紧身衣之下,诱人的躯体已是毫?遮掩。

        看糇约郝懵兜男靥牛电波人真的是羞愧难当。再加上一阵土业难晕,
她接舻雇肆艘徊降坐在地上。

        一旁的李三可不肯放过这机会,赶紧上去吧电波人的衣服畹桌了下来。
如此一来电波人的身体完全赤裸,只有头部和四肢依然被贴身的服饰包裹。

        李晟的面孔顿时变得淫邪不堪,搓羰终频溃骸腹哈哈,女飞贼,我看
你往哪儿跑?来我这撒野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当衣服离开了身体以后,肌肤直接与空气相接,让电波人觉得身体更是
异常的敏感。特别是乳头那里,好像有一阵风吹过也能带给她土业拇碳ぁ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榈模俊电波人惊恐万分,双手用手肘撑
地面,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就在这时,电波人忽然觉得鼻子里的气味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糟,
是那个气味!对,就像是那个气味!」

        李晟看电波人的樽有Φ溃骸冈趺矗还没察觉吗?我猜你这女飞贼不
是第一次闻到喷雾的气味吧!不过这次是经过改良的,我还混合了另外一些材料
进去。」

        如果此时电波人能干脆地把头套拿下,可能还可以馊跗体的侵蚀。不
过她好像连手也抬不起来了,而且也不愿意露出本来的樽印

        「效果很好对不?」李晟继续笑道,「那是当然的,你刚才站在那木板
后那么久,那些香味配合喷雾在一起,马上让你变成淫娃的。不过……嘿嘿嘿
……不用那些东西我看你也是个小淫娃,对吧?哈哈哈!」

        电波人脑袋一嗡,这时她才知道刚才的气味不是那女子的,分明就是早
就设计好的。听起来李晟不是刚刚才到的,很可能早就藏身在这里,等糇约荷
来。

        刚才电波人还觉得旁边偷窥的这个房间真的是太完美了,轻而易举地就
看到了李三的举动。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李晟安排好的。

        电波人眼里满是愤恨,突然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从地上跳起来往李晟
了过去。李晟不慌不忙地侧身一闪,一手搂电波人的腰,一手已经掐电波人
的乳头玩弄起来。

        「啊……」电波人只觉得全身有股快乐的电流流动,身体在不断地刺激
下力气又再消失。

        捏、掐、搓,李晟的手指犹如熟练地弹钢琴那樵电波人的胸部那跳
动起来。?论何种动作,都能带给电波人土业拇碳ぁN醇福电波人已经完全瘫
软下来,就算在李晟的搀扶下也站不稳了。

        李晟将电波人平躺舴旁诘厣希然后翻起她的双腿直到把臀部也带了起
来。电波人的双腿成「V 」字打开后,她的阴部就朝上完全展露在李晟二人的眼
底。

        李三在一旁吞艨谒道:「晟哥晟哥,这女飞贼看上去很正点啊!我今
天可是花了比平时多三倍的价钱才把那妞请来的,现在看来值了。这回叫做买吉
利送大奔,连本带利一起赚啊!」

        李晟得意地道:「废话,你跟粑沂裁时候吃过亏了!来,先欣赏一下
这小穴!」

        当李晟把温暖而湿滑的舌头在电波人的阴部舔过的时候,电波人觉得全
身麻木,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超越了全部意识。

        「不能……不能这榈摹…不能啊……」电波人心里大叫起来,但是根
本?法阻止身体的反应。那本能的、原始的渴望已经占领全身,根本不让她有反
抗的机会。

        李晟用手指在电波人的阴部那带了一下,伸到电波人面前道:「你看,
都那么湿了,我都说你就是个小淫娃对不,哈哈哈!」

        电波人看衾铌墒种干险吵淼囊禾澹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干脆闭
上眼睛,皱裘头,不想面对如此不堪的画面。

        李晟随即伸出两根手指慢慢地滑入了电波人早已是一片春意的蜜洞里,
两根手指如鱼得水一般欢快地活动起来,电波人的体内也是呼应舨断产生土
的快感。

        李三虽然刚经过一次性交,但是依然是性致勃勃。他站在一旁拉电波
人修长的美腿爱抚簦盯爱液如泉水一般在电波人的小穴里涌出。

        「嗯……呃……呵……啊、啊、啊……」电波人的嘴巴开始忍不住呻吟
起来,开始的时候还是如蜻蜓点水般,但是很快声音就有点失控的感觉。

        李晟的手指此时成了指挥棒一般,动得快电波人的声音就急促起来,慢
下来时电波人的声音也随之放缓。一旁的李三看得瞪大了眼睛,手也同时在自己
的胯下弄了起来。

        接电波人不单只声音失控,双腿也开始在空中颤抖起来。先是轻微的
抖动,然后就变成了乱踢的樽樱猛烈地摆动起来。李晟不禁道:「多好看的美
腿,带劲,真带劲!真是越看越喜欢!」

        「啊……啊……啊啊啊……」在连续高分贝的叫声中,电波人蜜洞里涌
出了大量爱液,接艟谷变成了水柱激射而出。

        「尿了,尿了,哈哈哈,这潮吹来得痛快,来得痛快,我就说是小淫娃
嘛!」

        因为电波人的身体已被翻起,腰部被弄得弯曲起来,尿道口变成向羲
身体的方向。只见那道水柱划过美丽的弧线,向电波人的胸前和头部飞射而去。

        「啊……不……啊……不……」伴随?奈的声音,电波人像是要把体
内所有的欲望都通通射出。

        「哗啦哗啦……」温热的水柱就这榘电波人的头部和上身全部淋湿。
电波人看糇约菏Ы的樽樱羞愧得发出低泣的声音。

        一旁的李三看到如此淫乱的画面,哪还忍得住手。只见他飞快地撸糇
己的阳物,接艟凸蛟电波人身前把精液射向了她的脸部。电波人好像已经麻木
了一般,完全没有抗拒地接受了一切。

        当李晟放下了电波人的双腿时,电波人好像仍未满足一般。只见她全身
仍是意犹未尽般抽搐簦好一会儿也停不下来。

        电波人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刚才的神采,?助地看衾铌两人,想反抗
又心有余而力不足。李晟他们看籼稍诘厣弦咽呛?抵抗的电波人,脸上露出胜
利的笑容。

        等到电波人起起伏伏的小腹终于平复下来的时候,李晟二人又准备下一
轮的玩弄了。他们一人拉手一人抬脚,将电波人移到了楼层深处的另一房间。这
个房间不像之前的那些还没完工的,这里有简单的装修,而且房里还摆设了不少
东西。

        电波人被平躺舴旁谝个木架子上,架子撑长方形,四个角落各有一洞。
在电波人头顶附近的两个洞有铁链穿过,而双脚那的则竖两条铁柱,同橛铁
链挂在上面。

        这时电波人仍是戴头套,不过上面混合舾髦治兜馈S凶约旱暮顾,
有喷雾的浓烈香味,更有李三射出的残余,几东西混在一起,让电波人觉得是
百感交集。

        随后李三拿出六个皮扣,分别绑在电波人的手腕、大腿和脚踝处,然后
和木架上的铁链扣在一起。另一边李晟不知搅动羰裁东西,木架上的铁链开始
收缩,将电波人的四肢向四个相反方向各自拉开。

        「咯咯咯……」随铁链的扯动,电波人的双腿就沿铁柱被拉了起来。
两条美腿慢慢被铁链分开,直直地提起,最后和柱子上部相接。双手也是同榈
被拉直,伸向头顶左右两侧。

        接粼诩茏由戏缴煜来一条长长的管子,管子上面连粢个容器。当李
晟扭动开关后,管子那开始慢慢地滴出一种透明的液体,刚好落在电波人的打开
的阴户上。

        这种液体看似?色?味,但是十分的粘稠。当那滴液体跌落在电波人身
体上的时候,她顿时感到下身传来一阵嵋猓但是未几一股火辣的感觉已是把整
个阴部覆盖。

        随粢禾宀断滴下,电波人的阴部已满是那些粘稠的东西,连阴毛也都
全湿了。那些液体顺羯硖宓慕嵌嚷慢下滑,甚至流过了肛门口。

        电波人感到整个下体都是炙热的感觉,有种想用手去抹的动,?奈手
脚都?法动弹,只好下意识地扭了扭身子。

        李晟笑道:「有感觉了对吗?好,等我抄衬悖 说罢他伸出双手,从
电波人阴户那带起一些液体,像抹太阳油般在电波人身体上涂抹起来。

        「嗯……嗬……嗯……」电波人只是低声哼簦不知算是反抗还是怎椤

        不一会儿,李晟已把那些液体涂满了电波人的整个上身。在灯光之下,
电波人的身体像是泛起了一层亮光。

        李三在一旁已经准备好了一排东西,那是一根根形状大小不一的电动按
摩棒。有蘑菇头状在外部按摩的,还有假阳具可以插入阴道里的,甚至双头的同
时刺激阴蒂和阴道也有,真的是琳琅满目一应俱全。

        李三像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自言自语道:「哎哟,第一次和女
飞贼玩,搞不清楚习惯啊。不知道那根才能让我们的飞贼更爽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