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坐了一晚上的火车,老张回到了老家的家中,今天是农历大年29,回家过年,
是每一个在外打工者的愿望,所以,老张很高兴,带回来很多年货,开开心心的
过了一个春节。老张今年已经62岁了,老伴比他小4 岁,两个女儿都已经结了婚,
生了孩子,日子过的还不错。儿子只有17岁,在农村也算老来得子了,又是家里
的唯一的儿子,所以,全家一直很宠爱,为了给儿子在市里买房结婚用,59岁又
出去打工了。

    老张打工的城市距离老家1600多公里,远是远了点,但是,工作还不错,在
一家连锁美容美发店里打工,白天帮忙打打杂,晚上住在店里值夜班看店,店长
很喜欢老张的实在和勤劳,又把做员工餐的工作交给了老张,还给加了700 块钱,
一个月下来,3500块钱对只会种地又这个岁数的老张来说已经很好了,所以,老
张很珍惜这份工作。

    转眼到了初七,老张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打工了,隔壁的邻居李婶来了,
闲聊了几句后,李婶问到:" 她张伯,我听说你打工的那个店挺好的,还招不招
人呀?" ,老张听了回答道:" 干啥呀,你也要打工去?" 李婶说:" 不是我,
是我家的小闺女,这不,今年16了,高中不想念了,想出去打工,她一个小女孩
自己出去我怎么放心呀,所以呀,我问问你,要是可以的话,让她跟着你一起打
工,我就放心多了" ,老张想了想,正好放假前店长正在为店里缺个小工犯愁呢,
如果可以,又帮了邻居还可以在店长那里买个好,想到着,老张给店长打了一个
电话,店长听了很高兴同意了。当天晚上老张带着李婶的小女儿春玲一起坐上了
火车。

    时光飞逝,春玲在这里干了3 年了,春玲是个听话的孩子,也很努力的学习,
从扫地洗头的小杂工,一直干到了今天的领班,美容美发都会做,手艺也不错,
春玲的性格有一些内向,从不多言,个别好色的男客人,保守的春玲除了特殊情
况,她都会交给男工去做。女大十八变,19岁的春玲已经是亭亭玉立了,在城里
打工久了,皮肤也变得白皙了,有不少男孩子追求,但是她都拒绝了,直到去年,
才交了男朋友,男朋友和她是老乡,人也挺好,特别是对春玲,疼爱有加,春玲
很满意,去年年底订了婚,两个人就在外面租了房子住在了一起,并开始盘算着
干完今年就回家自己开个小美发店。

    转眼到了五一,店里要换夏天的工服了,春玲这天早早的起来,洗漱完毕后,
换上了夏季的工服。工服的样式很有特色,白色的敞领紧身西服,肩头带着肩章,
肩章上有3 颗星,代表着春玲的级别,下身是倒A 字形的超短裙,裙子很短,只
能勉强抱住臀部,不注意很容易走光,超短裙下面搭配着肉色的丝袜与黑色的细
跟尖头高跟鞋,穿好衣服,化好妆,春玲轻轻的亲吻了一下放假在家还在熟睡中
的未婚夫,便来到店里上班。

    春玲是领班,所以,比其他人来的早一些,她进门的时候,发现老张还没起,
她有些奇怪,张伯平时起的很早,今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啦,想到这,春
玲快步来到二楼美容室,门开着,老张还在熟睡,地上有个铁桶,里面有很多烟
头,春玲走过去推了推老张轻声的叫道:" 张伯,张伯,您没事吧" ?老张晃了
晃头,问到:" 几点了" ?春玲说:" 已经9 点半啦" ,老张一听,猛的坐了起
来,喃喃自语的说着:" 哎呦,睡过了睡过了" ,说着,赶忙收拾了一下,去洗
手间洗漱去了。春玲看张伯没事,也没在意,没多问就去上班了。

    转眼到了月底的一个周五,墙上的挂钟大针已经指到12点的位置,春玲和未
婚夫过完了方式简单而传统的性生活后,正准备睡觉,未婚夫突然坐起来说到:
" 玲玲,差点忘记了,明天是周六吧" ?春玲点了点头,未婚夫接着说:" 明天
晚上我们公司聚会,听说公司的大领导也来参加,这次聚会,可以带家属,我想
带你一起去".春玲想了想说:" 你们公司聚会,我去合适吗?再说我10点才下班
呢".未婚夫说:" 当然可以去啦,我们部门经理这次还专门说了带着家属一起来,
人多热闹,至于时间嘛,你好好和你们店长说说呗,请半天假吧,你一年都请不
了一天的假,我真的很想让你陪我一起去,也让同事们看看我漂亮的未婚妻嘛,
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也不至于很唐突的,是不是" ,春玲琢磨了一下,笑着说:
" 好啦,我知道啦,我去我去,我一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陪你去,呵呵" ,未婚
夫听了,开心的笑了,春玲也笑了,两个年青人笑的很开心很幸福。然而,春玲
怎么也想不到,痛苦的噩梦即将来临了。

    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昏暗的灯光下,老张蹲在地上,双手交叉在头发里,
没有做声,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抽着烟,身边站着四个凶狠的壮汉,中年男人告
诉老张,要么现在还钱,要么剁了老张的双手,自己选。而着一切,还要从2 个
月前说起,老张晚上值夜班的时候,在门口待着,过来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人和
他借火点烟,顺便聊了几句,原来这个男人经常在店里剪头,他见过老张,只是
老张是打杂的,没有注意客人的样子。看这个男人的打扮,应该是个有钱人,每
个人都有虚荣心,既然这个男人主动结识自己,老张也没有多想,只是老张没有
和对方炫耀的资本,听说这个男人在店里剪头,老张便说:" 我的侄女在这里当
领班呢,以后你来剪头,找她就行" ,男人笑了笑说:" 老哥很厉害呀,您侄女
是哪个呀?老张笑着回答道:" 哈哈,也没什么呀,主要是孩子争气,她叫刘春
玲,工牌上写着呢".男人点了点头,说到:" 好,以后我就找她了".从这以后,
中年男人经常遛弯来找老张聊天,关系渐渐熟悉了。这天晚上,老张照常在店门
口待着,中年男人急匆匆来找老张说到:" 老哥哥,今天你要帮我个忙了,我约
了几个客户打麻将,现在有一个有事来不了,您要帮我凑一手啊" ,老张推脱着
说:" 你们都是老板有钱人,我哪里能和你们一起玩呀" ,中年男人说到:" 老
哥哥,钱没关系,钱我出,您陪着玩就行,救场如救火呀老哥哥".老张想了想说
:" 好吧,既然老弟这么说了,我就帮你一回吧,但是,你的钱我不能要" ,中
年男人听了说到:" 也行,我们玩的小一点,主要是我组织的牌局,只要能玩就
行,您放心,赢了算您的,输了算我的" ,老张听了摆摆手说:" 不用,不瞒你
说,我也喜欢打牌,只是现在为了孩子,不怎么玩了,你等我一下" ,老张说完
转身回店里拿了钱,关灯锁门,和中年男人一起去了。

    赌局历来都是先小后大,先赢后输,老张也不例外,一来二去,老张就深陷
赌局,还欠了一百多万的赌债,而他的赌资都是中年男人借给老张的。老张苦苦
哀求着再宽限些时间,但是无济于事,中年男子恶狠狠的说到:" 好,既然你今
天没钱还,那我也没办法了,来人,剁了他的双手" ,话音刚落,站在中年男人
身边的壮汉就把老张的双手按在了桌子上,老张吓得浑身发抖,裤子都湿了,中
年男人突然喊了一声:" 等一下,这样吧老哥,看在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
再给你出个主意,如果你答应照办,我们的债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老张听了,
慌乱着点着头说:" 好好,只要能一笔勾销还不剁我的手,我什么都答应你" ,
中年男人听了说:" 好,你不是有个侄女在店里工作吗,我要求不高,就让她陪
我玩一次就行" ,老张听了,赶忙摇头道:" 不行不行,她还是个孩子,不能这
样的" ,中年男人说到:" 她不都快结婚了吗,还是什么孩子呀,好吧,既然你
不同意,来人,剁手" ,傍边的一个壮汉嗯了一声,抡起斧子就剁了下去。

    第二天上午,春玲在店里没有看到张伯,以为出去买菜了,也就没多问,下
午2 点,春玲请了半天假,回到租住的房子里。她坐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脱去
身上所有的衣服,去浴室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裹着浴巾把头发吹干,坐在了
床上,她深爱着他的未婚夫,这是她第一次见未婚夫的领导和同事,她要把最美
的一面展现出来,不能给未婚夫丢面子。她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她起身从衣柜
里找出自己最满意的一条连衣裙,又找出未婚夫给她买的黑色漆皮细跟尖头高跟
鞋,这双鞋春玲很喜欢,价格是她的鞋里最贵的,鞋跟有8 厘米高,但是,穿着
很舒服,只是很性感很有女人味,春玲平时不好意思穿,从买回来到现在总共就
穿过3 次,抽屉里,放着一摞丝袜,因为工作原因,春玲的丝袜不少,但是,平
时都是穿便宜的,也厚一些,毕竟裙子短,太薄的丝袜更容易走光,这次她取出
一双浪莎超薄无裆露指水晶丝连裤袜,拆了包装放在床上,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套
新的内衣,这套内衣是她和同事逛街的时候买的,买回来就没有穿过,因为太性
感了,黑色的内衣,没有肩带,只有两个乳罩中间有个扣,乳罩是薄黑纱的面料,
很透,只是在乳头的部位加了一点蕾丝,这样的内衣没有支撑,只有挺拔的乳房
可以撑起来,春玲的乳房很挺拔,也很柔软,丰满适中,是一对非常诱人乳房。
内裤是很小的三角裤,内裤前面也是薄黑纱的,可以清楚的看到阴毛,裆部有两
个手指宽,臀部也是薄黑纱的,可以包住三分之一的臀部,除了丁字裤,这是很
小的内裤了,这样性感暴露的内衣内裤,春玲是在同事起哄下买的,她甚至都不
好意思在未婚夫面前穿,她本想着新婚之夜再穿上的。

    时间到了4 点半,未婚夫打来电话,让春玲准备好,他一会儿来接她,春玲
挂了电话,仔细的化好妆,穿好衣服,穿上高跟鞋,走到镜子前,前后左右的照
了照,又甩了一下过肩的披肩发,很满意的下楼了。

    聚会准时开始,很随意很热闹,期间,很多同事都夸赞春玲漂亮美丽,春玲
的未婚夫很高兴很自豪,他看着自己美丽的未婚妻,与春玲耳语到:" 小玲,你
真美,今天晚上回去,我要时间长长的" ,春玲听了红着脸颊,一边点头一边耳
语到:" 讨厌,就你最坏".说完,两个人会心的笑了。

    这时,春玲的手机响了,春玲看了一下,是店里打来的,一边接听一边走到
包房外面的过道里。老张说到:" 小玲啊,店长刚才打电话说,一会儿会有一位
他的朋友到店里做头发,说是明天结婚,现在酒店准备婚礼现场,完事来店里,
店长让你给剪,你赶快来吧,别耽误了店长交代的事啊" ,春玲听了,刚想说今
天去不了,又一想是店长的朋友,店长还特意让我剪,如果不去,辜负了店长的
信任,又得罪了店长,还是不情愿的答应了。春玲回到包房,告诉了未婚夫,虽
然未婚夫极力挽留,但是春玲把苦衷一说,未婚夫还是同意了,春玲和未婚夫来
到过道,春玲双手搂着未婚夫的耳语到:" 对不起亲爱的,等我完事回去,一定
好好的奖励啊,你也少喝一点酒哦,我走啦" ,说完,轻轻的在未婚夫的嘴唇上
亲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走了。

    春玲想直接去店里,想起身上穿的连衣裙,就打车先回了住所,刚进门,店
里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电话里是老张的催促,春玲原本想把衣服全换了,接了催
促的电话后,春玲只脱掉了身上的连衣裙,换上工服就直奔店里而去。

    随着一阵急促而清脆的高跟鞋鞋跟嗒嗒的声音,春玲进了店里,老张看见春
玲来了,表情有些古怪,春玲没有察觉,她问老张:" 张伯,客人来了吗" ?老
张侧着脸回答道:" 哦哦,还没有,你累了吧,先歇会儿啊,我去给你倒杯水" ,
老张说话时适中没有看着春玲,春玲做在剪头的转椅上,也觉得老张今天特别反
常,老张走到拐角处的饮水机旁,斜眼瞄了一眼背对着他的春玲,迅速从兜里拿
出一个小纸袋,纸袋里装着两粒白色的药片,老张把药片放进一次性纸杯里,从
饮水机的热水口接了一点热水,药片遇到热水,迅速的融化了,老张又接了多半
杯凉水,杯子里的水,很清澈,没有任何变化,老张走过去的瞬间,用手快速的
抹了一下眼睛,流泪的眼睛,然后递给了春玲,春玲赶了一路,确实有些口渴,
接过老张递过来的杯子,几口就喝完了,老张看着春玲要喝,刚要说什么,又欲
言又止了,春玲喝完水,问老张:" 张伯,您今天怎么啦" ?老张忙说:" 哦哦,
没什么没什么,正好,正好你在店里,我出去遛个弯,客人来了,你给我打电话
" ,春玲说到:" 嗯,您没事就好啦,您去吧,我能忙的过来,路上黑,您别着
急,慢慢遛,注意安全就行啦" ,老张看着春玲,又一次欲言又止,低着头出了
店门。

    春玲坐在椅子上看了一会儿手机,觉得身体慢慢有些发热,这种热是从身体
内部发出的,春玲起身去饮水机接了一杯冰水,喝了几口,又回到椅子上继续看
手机,过了5 分钟左右,春玲浑身的燥热越发明显,乳房明显的发涨,下体传来
阵阵的瘙痒,春玲感觉不对,自己从来也没有这样强烈的想做爱的感觉,春玲是
个很单纯的女孩,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刚才老张递给她的水里有烈性春药,春玲
的脸颊绯红,口干舌燥,下体传来的瘙痒让她无法忍受了,春玲快速的给张伯发
了一条信息说自己有点困,去二楼美容室躺一会儿,先把门锁了,您回来的时候
给我打电话,然后锁了门,快步上楼进了美容室,美容室不大,但是个小套间,
外间并排放着两张单人床,床头分别放着枕头和叠好的毛巾被,里间是放美容护
肤品的地方。春玲打开灯,反锁上门,还没走到床边,就忍不住蹲在了地上,春
玲的阴道里像是有无数只小蚂蚁在爬,薄黑纱的乳罩被涨大的乳房撑的紧紧的,
一条乳沟清晰可见,春玲感觉嗓子在冒火,春药强烈的刺激让春玲再也受不了了,
她左手扶着床边,右手不停控制的隔着衣服揉自己的乳房,着一揉,更是无法控
制,春玲直接把右手伸进自己的内衣里,握住自己的左侧乳房,搓揉起来,当手
指碰到乳头的瞬间,春玲呻吟了一声:" 嗯嗯……嗯……嗯嗯" ,同时,扶着床
的左手不自觉的伸到两腿中间,隔着丝袜和内裤,摩擦自己的阴部,并呻吟着:
" 啊……啊……咝……嗯嗯……啊啊……嗯咝……啊" ,春玲自慰的快感使她无
法自拔,她起身坐在床上,脱掉上衣,右手继续搓揉自己的乳房,双腿分开,超
短裙随着双腿的分开,自然的向上滑,春玲微抬臀部,超短裙直接卷到了下腰,
春玲迫不及待的用左手隔着丝袜和内裤摩擦自己的阴唇,并呻吟着:" 啊啊啊啊
……嗯嗯……嗯啊啊……哦咝哦嗯……嗯嗯啊" ,就在这时,里间的房门打开了,
一个只穿着内裤的中年男人有了出来。

    春玲吓得一声惨叫:" 啊,你是谁,你要干嘛" ,说着一把抓起傍边的毛巾
被挡在自己身上,中年男人淫笑着说到:" 哈哈哈哈,我的小美人,你在干嘛呢
" ,春玲听了,脸颊火辣辣的,颤抖的说:" 我没没干嘛,你快出去,要不我报
警了" ,说着要拿手机,中年男人说道:" 好好好,你报警吧,明天你的家人朋
友同事就可以看到你自慰的视频啦,哈哈哈" ,男人说着话,同时晃了晃手里的
手机。春玲一听瞬间不知所措了,男人接着说:" 我的小美人,你现在是不是很
想让我玩你呀,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中年男人就扑了过去。

    春玲见状,转身向床里趴,毛巾被滑落到地上,此时春玲的臀部正好对着中
年男人,男人熟练的用双手抱住春玲双腿的大腿根,鼻子和嘴对着春玲的阴唇直
接亲闻了上去,春玲啊的一声惨吟,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中年男人隔着丝袜和
内裤用力的亲吻春玲阴唇部位,鼻子使劲的闻着。春玲左手撑在床上,右手去推
中年男人的头顶,嘴里勉强的说着:" 不要,放开我,嗯嗯,放开,啊啊不要" ,
中年男人使劲闻了一下春玲的阴部,淫笑着说:" 嗯,你的小嫩穴真他妈香,嘿
嘿,还穿着这么薄的丝袜和内裤,真他妈性感" ,说着话,双手伸向春玲的腰间,
抓住春玲肉色连裤袜的腰边,往下一拉,顺带着把薄黑纱的内裤一起,拽到了春
玲的大腿根部,春玲的肛门,阴唇,阴道和阴蒂都暴露在中年男人的面前。

    19岁的春玲,阴部是那么的鲜嫩诱人,雪白的屁股沟里,镶嵌着浅肉色的肛
门,肛门的褶皱螺旋状的排列着,粉嫩的屁眼紧紧的闭着,顺着肛门向下,两片
粉红色的阴唇褶皱的分开着,中间夹着粉嫩的阴道口,小巧玲珑的阴蒂四周,卷
曲黑亮的阴毛向小腹延伸,中年男人吞着口水欣赏片刻,便迫不及待的一口将春
玲粉嫩的阴唇含在了嘴里,舌尖顶在春玲的阴道口,中年男人贪婪而放纵的嘬着,
舔着,亲着,发出呲溜呲溜的声音,春玲从没有想过让男人这样玩弄自己最隐匿
最害羞的部位,就是未婚夫也没有过,而现在,却被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肆无忌
惮的舔吻着,如果是平时,她宁死也不会接受的,然而现在,春玲的身体完全被
春药的药效俘虏了,她的意识里在反抗,身体却舒服的不能自拔,臀部主动的迎
合着中年男人的舌吻,阴道口努力的张开去夹中年男人湿滑而灵活的舌头,嘴里
矛盾的呻吟着:" 嗯嗯不要……嗯啊啊不可以嗯……啊啊哦不嗯嗯我不啊啊要" ,
中年男人品尝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又舔向了春玲的肛门,中年男人用嘴唇包裹
住春玲的肛门,舌尖顶在春玲的屁眼上顶舔,同时,左手搂住春玲的腰间,右手
中指对准春玲的阴道口插了进去,羞辱与舒服,痛苦与兴奋折磨着春玲不住的惨
吟着:" 啊……不呃呃……嗯嗯呃呃……哦哦不不嗯嗯……不要啊啊啊" ,随着
中年男人中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春玲的臀部迎合着也越来越快,春玲的惨吟
也越来越大:"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不不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啊啊啊啊啊啊呃
呃呃呃哦啊啊不行啊啊我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啊…………啊" ,春玲身体一阵颤
抖,一股体液涌出了阴道,与快速抽插的中指相遇,发出呱唧呱唧的声音。

    春玲撑着床的左手一软趴在床上,浑身颤抖的喘息着,中年男人起身看了看
趴在床上的春玲,春玲侧着脸趴着,乌黑的披肩发散乱着,雪白的后背上,黑色
的内衣背带格外显眼,小蛮腰下,圆润的臀部翘动着,肉色连裤丝袜的裆部与黑
薄纱的内裤卷在一起勒在两腿腿根部,左脚上的高跟鞋衬托着脚背,右脚上的高
跟鞋掉落在脚边,透明脚趾的超薄肉色丝袜包裹着粉白的脚丫,修长的脚趾上的
粉色指甲油透着少女的可爱与天真。中年男人走到春玲的面前,膨胀的鸡巴支起
了内裤,春玲迷茫却直勾勾的看着中年男人慢慢的脱下内裤,硕大粗壮的鸡巴一
下跳了出来,春玲哦了一声,就想用手去握,但又缩了回去,中年男人用自己的
右手握住阴茎,在春玲面前慢慢的撸着,春玲看着眼前晃动的大鸡巴,不住的吞
咽着口水,涂着唇彩的双唇预张预合,舌尖不时的在嘴唇上滑动,中年男人不慌
不忙的撸着大鸡巴,说到:" 小美人,我的鸡巴大吗" ?春玲不自主的点点头,
中年男人接着问:" 想不想吃我的大鸡巴呀" ?春玲摇了摇头又赶紧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说道:" 想吃就爬过来吃呀,我的鸡巴又大又硬,很多女人都喜欢吃,
哈哈哈哈" ,春玲盯着大鸡巴,把嘴伸过去有退回来,不停的反复着,但眼神始
终盯着大鸡巴,中年男人往前站了站,红亮的龟头已经碰到了春玲的嘴唇,春玲
下意识的侧头躲了一下,龟头顶在了春玲的脸颊上,春玲闭着嘴唇嗯了一声,中
年男人左手按住春玲的头顶,右手握着大鸡巴,龟头从春玲右侧嘴角滑向左侧嘴
角,粗壮的阴茎在春玲的嘴唇中间横着摩擦,春玲向下对着眼看着滑动的鸡巴,
鼻子在不自觉的闻着大鸡巴的骚味,舌尖时不时的伸出嘴唇,碰到阴茎有迅速缩
回去,只是舌尖伸出的频率越来越快,缩回去的速度越来越慢,当中年男人的阴
茎后拉,龟头停在嘴中间的位置时,春玲的舌尖正好舔到了龟头上,但这次春玲
的舌尖没有缩回去,而是继续轻轻的在龟头上舔着,这时中年男人很有经验的把
龟头正面对着春玲的嘴和舌尖,春玲的舌尖在龟头的尿道口上滑动,粉红的双唇
轻微的包裹住红亮的龟头,眼神里充满了可望与迷茫,中年男人把龟头向上一挑,
龟头正好顶在春玲两个鼻孔中间,春玲嗯嗯了两声,鼻子深吸着龟头上撒发的骚
味,深吸了几下,眼睛对着眼,双唇张开,粉红的舌头慢慢的全部伸了出来,中
年男人不失时机的把大鸡巴下滑到春玲的舌头中间,对准春玲的嘴,双手左右扶
住春玲的头,腰部用力,大鸡巴齐根插进春玲的嘴里,春玲大张着嘴,伸着舌头,
翻着白眼,惨吟着:"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乌拉欧拉乌拉欧拉乌拉欧拉呃呃呃
呃呃呃" ,中年男人用力快速在春玲嘴里抽插着,低着头看着春玲的表情说着:
" 嗯嗯嗯吃吧你嗯嗯,真他妈爽,你的嘴真适合大鸡巴使劲操,哈哈,妈的,吃,
吃吧你,哼哼,好吃吧,这回让你吃够了,哈哈哈,多吃会儿吧你,哈哈哈哈" ,
春玲的喉咙被龟头撞击着,深喉本是痛苦的,但此时的春玲,早已像个妓女一样,
满足的享受着,并配合着用双唇夹住阴茎,舌尖上勾舔着阴茎的下面,口水与中
年男人龟头流出的白液混在一起,顺着两侧嘴角流出,拉出长短不一的粘丝,在
口交的刺激下,春玲的阴道不停的流着体液,下面的床单湿了一片,乳房膨胀的
不行,春玲抬手自己解开了乳罩中间的扣子,一对柔软挺拔的乳房晃动着从乳罩
里弹了出来,这件内衣没有肩带,扣子解开后,直接滑落到腰间。春玲不能自拔
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即是为了缓解深喉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也是春药刺激下
的反应,这样在春玲嘴里抽插了几百次,中年男人拔出了湿漉漉的大鸡巴,满足
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真他妈舒服,要不是快射了,我他妈在你嘴里插一宿" ,
说完,把春玲推躺在床上,然后走到床边中间,上了床,跪在春玲的双腿中间,
弯下腰搓揉舔吻春玲的一对嫩乳,中年男人用嘴唇夹住春玲左侧的乳头向上提,
右手捏揉左侧的乳房,左手的食指摩擦右侧的乳头,其他手指捏揉乳房,春玲刺
激的全身颤抖着,双眼迷茫的看着天花板,嘴里惨吟着:" 嗯哼嗯哼嗯嗯嗯哼嗯
哼啊啊" ,中年男人舔揉一会儿乳房,又用双手捏着两个粉嫩挺立的乳头,甩动
乳房,春玲被玩的呼吸急促,身体剧烈的颤抖,阴道里的体液不停的涌出来。

    中年男人放了手,把春玲的双腿弯曲并拢,两只脚放在胸前,中年男人用牙
咬住春玲的高跟鞋鞋跟向下一拽,高跟鞋离开了脚后跟,中年男人咬着鞋跟又向
上一提,鞋尖也脱离了脚趾,中年男人一甩头,高跟鞋被甩到了床下,紧接着,
中年男人把脸贴在了春玲的丝袜脚上,使劲的闻着,春玲丝袜脚的味道让中年男
人格外享受,因为出汗,超薄细滑的肉色丝袜有一些微潮,但是味道确是浴液的
奶香和少女的体香,只有脚趾窝里有一点点酸臭,中年男人闻了一会儿,一只手
握住春玲的右脚腕,放在鸡巴上摩擦,把春玲的右脚脚趾伸进嘴里舔吸,春玲被
这种变态的行为搞的又刺激又羞愧的惨吟着:" 哦哦不要闻哦哦嗯嗯脚啊啊不要
呃呃好臭嗯嗯的啊啊" ,中年男人的鸡巴在丝袜脚的摩擦下,和丝袜脚的奶香酸
臭的味道刺激下,举起春玲的双腿,鸡巴对准春玲的阴道嗞的插了进去,并用力
的抽插起来,春玲一声惨吟:" 啊……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
" ,中年男人一边插一边说着:" 哼哼,叫吧小美人,今天我要好好的干你,干
死你干死你" ,说着,把春玲右腿上的丝袜脱了下来,薄黑纱内裤挂在左脚脚腕
上,然后,双手握着春玲的两个脚腕,把春玲的双腿分开最大,用力的抽插,并
不是的侧头舔唆春玲没穿丝袜的脚趾,春玲双手抓着床边两侧,一对乳房前后晃
动着,双腿大开,左腿上穿着的丝袜褶皱着,右腿上脱下来的丝袜从左腿小腿上
垂下了,随着抽插的节奏飘动着,眼神迷茫而享受,嘴里不停的惨吟:" 啊啊啊
啊啊啊啊嗯嗯啊嗯嗯啊不啊啊啊啊".中年男人抽插了一千多次,拔出了鸡巴,把
瘫软的春玲翻过来,春玲配合的臀部上翘趴在床上,阴唇已经红肿,阴道口张开
着,中年男人二话没说,双手握着春玲的两只脚,大鸡巴用力的插了进去,老汉
推车似的抽插起来,春玲双手攥着拳头,臀部用力的迎合着大鸡巴的抽插,发出
啪啪的声音,随着每一次插入,龟头顶在春玲的子宫壁上,春玲都会发出淫荡的
惨吟:"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嗯嗯呃呃呃啊啊啊啊哦哦嗯嗯呃啊啊啊" ,中年男人
一边插,一边低头看自己的鸡巴在春玲的阴道里进出,非常满足,他看到春玲的
小屁眼微微张开了一点,说道:" 妈的,屁眼子都张开啦,是要我插吗小美人" ,
春玲赶忙摇头说着:" 啊啊不不,那里不行啊啊插,嗯嗯小疼啊啊啊啊" ,中年
男人听了说:" 不能插,我看你就是想插,可真他妈欠操,屁眼子都勾搭男人操,
今天我非干死你不可,说着,抬起右手中指,在湿漉漉的阴唇上沾了沾,对准微
张的小屁眼挖了进去,疼得春玲臀部一阵哆嗦,春玲感觉到一根棍状物插进了屁
眼里,屁眼撕裂的疼痛传遍全身,肛道里被填的满满的,春玲下意识的用力想把
插进来的手指像拉屎一样的拉出来,但是,在陌生男人面前拉屎这种极度羞辱的
事情春玲怎么可能接受,着又促使着春玲用力的紧闭屁眼,身体与意识的对撞,
在春玲的屁眼里搏斗着。

    中年男人的大鸡巴抽插着春玲的阴道,中指抽插着春玲的屁眼,春玲被插的
大叫:" 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疼死啦啊啊啊快啊啊停下呃呃我受不了啊啊啊啊疼
啊啊疼死了哦哦我要啊啊啊死嗯嗯了" ,中年男人看差不多了,计算着春药的药
力也快完了,便拔出鸡巴和手指,中年男人把春玲侧过来躺着,压着春玲的右腿,
弯着春玲的左腿,丝袜脚对着自己的脸,鸡巴又插了进去,一边快速的抽插,一
边舔闻春玲的丝袜脚趾,在春玲奶香酸臭的丝袜脚趾闻味道和肉色丝袜潮湿丝滑
口感的刺激下,中年男人越插越快,鸡巴涨大到极点,随着春玲急促和恐慌的呻
吟:" 啊啊啊啊啊不不不啊啊啊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不可以啊射到啊啊啊啊里面
啊啊啊啊,不…………" ,中年男人龟头一抖,一股浓稠的精液射进了春玲的阴
道里,中年男人的鸡巴一边在春玲的阴道颤抖,一边缓慢而有力的抽插了几下,
拔出来满是精液的鸡巴。

    中年男人下了床,满头大汗的看着侧趴在床上的春玲,春玲已经被干的精疲
力尽,趴在床上喘着粗气,秀发被汗水弄得贴在春玲的脸上,乳房向下斜着,右
腿弯曲着,左腿上的丝袜滑到了脚腕,右腿脱下的丝袜卷曲在两腿之间,阴道里
流出的浓稠的精液,从阴道口一直拉长到床面上。

    中年男人的眼神从春玲的身体转向了立在床对面的微型摄像机,猥琐而满足
的笑了。而在美容室门外,一个老头蹲在地上痛苦的哭着,他,就是为了赌债和
自己的双手而出卖了春玲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