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这是一对双胞胎女孩。  从小,没有几个亲戚可以分的出她两的差异,她两也乐于玩着角色扮演的游戏。只是在妹妹的心里,总是有些不一样。  她深深深深爱着姊姊,从小就是如此。  当父母高兴这对双生女儿乖巧听话懂事,让她们从小睡在一起,妹妹没有一天睡的安稳过。自己最深爱的人就睡在旁边,可是不能抱紧她,不能亲吻她,这是种最严厉的折磨。怪不得张小娴要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她总是乖巧的听着姊姊在枕边说,班上哪个男生好帅,她好喜欢。也只能虚伪的应着,妹妹不敢,她害怕破坏这个平衡。  不过这个平衡,在她们小六的一个晚上,彻底破坏了。  晚上妹妹早早就上床睡了,今天一整天在学校比赛累坏她了。这也是姊妹两唯一的不同:姊姊文静,妹妹活泼。偏偏妹妹对文史弄的透彻,姊姊对数理反应迅速。她差不多是沾枕即眠,连心爱的姊姊何时窝上床了也不知道。  姊姊做完作业躺上床,看着妹妹的睡脸,似乎在看镜子。她笑,准备在睡前安慰自己一下,难得碰到妹妹熟睡,动作可以大些,早早舒服完早早睡觉。小小的双手捏起胸前粉嫩的蓓蕾,有些隆起的胸部衬着,她有些生涩的转着自己的乳头。  「恩…」开始有感觉了,虽然才十多岁,姊姊多少懂得大人的快感,腾出一只手往下伸去,扣着小荳荳,好舒服。手的速度加快,她转头看看妹妹,希望别把她吵醒。可是一个闪神,妹妹翻身便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她吓得手动也不是,缩也不是,就这样僵硬的停在这,不上不下。她不敢再动,希望妹妹只是睡胡涂了,等等翻身又会再睡回去。  「亲爱的小凌姊姊,妳在干什么呀?」小凌耳边响起澪的声音,邪邪的问着。其实她早就醒了,莫约在小凌准备要自慰的时候就醒了。她不敢相信自己深爱的姊姊就在自己身边做起这样的事,便装睡看看姊姊是否真要如此做。  「!」小姊姊一脸惊愕样,看着自己亲爱的妹妹,「澪…妳…」她没有想到妹妹醒了,还看见自己在做这么羞耻的事情,「妳…不是睡了?」  「姊姊在旁边上演活春宫,作妹妹的怎么能不乖乖欣赏呢?」澪伸手拉出小凌还僵在睡裤里的小手,跟另一只手一起拉过小凌的头,「可是姊姊呀,怎么我醒了妳反而兴奋了?」  「唔…哪有?」小凌迷惘了,这不是她的妹妹,澪应该不知道这些事情才是呀!  「妳是不是在想,我怎么知道这些呢?」妹妹紧紧抓着姊姊的双手,隔着睡衣,囓咬着已经立起的乳头,「为了亲爱的姊姊,这种知识从来不嫌多的。」同时她的大腿强行分开姊姊夹紧的膝盖,一路磨蹭到大腿跟部。「而且我还知道,姊姊最喜欢在我旁边做了。」  「不要乱…乱说…啊…」小凌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妹妹也是女生,对自己敏感的地方自然也清楚。澪下手很轻,却恰巧搔到痒处。  「姊姊骗人,下面湿了呢。」妹妹从外套里找出缎带,三两下把姊姊的手绑在床头,「姊姊喜欢被人粗暴的对待,对不对?」她微笑,但是心里七上八下的。对于姊姊的感觉,其实她也都只是猜测,毕竟只看过书,只看过网络上的数据,她也是第一次。可是她记得一点,要欺负人,绝对不可以给对方看见自己内心的恐惧。  「澪…妳乖咩…我们睡觉…哈…好不…不好?」面对着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她的心里有些恐惧,彷佛要被自己强暴了,心里害怕却又…有些期待?她不懂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澪衔着她的蓓蕾,灵巧的舌头隔着睡衣依然挑起她身体的欲望,不禁呻吟了出来。  「姊姊自己都说不好了,」澪故意用姊姊说到一半岔气的话来逗她,伸手把小凌睡衣上的扣子一颗颗慢慢的解开,十二岁年轻的身体就这么暴露在自己亲爱的妹妹面前,小凌的脸胀红,可惜房间没有灯,不然也可以看到澪的脸蛋红扑扑的,一般地害羞。「姊姊…人家爱妳好久了啊…」最后这几句像是梦呓的话语,澪的声音很微弱,一字一句却完整无缺的进了小凌的耳里。  「妳爱着姊姊的话,就赶快停…停啊…停手啊…」她害怕的说着,妹妹无动于衷的开始拉扯她的睡裤。  「姊姊…我好爱妳啊…」澪知道,如果今晚不得手,永远都没有机会了。心一横,连着姊姊的内裤一起扯到小腿。她细细的亲吻着姊姊还未长毛的阴部,看见姊姊充血已久的荳荳,她毫不迟疑的一口叼起。  「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小凌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停止挣扎。妹妹并没有因为挣扎的停止而停手,她知道,这叫做高潮,没想到姊姊这么敏感。她继续攻击着小荳荳,柔嫩的手抚摸着光滑的大腿内侧。亲爱的姊姊是她的,谁也不能抢。当她忘情的爱抚着姊姊时,忽略掉她并没有把姊姊的双脚绑起,等她想起时,已经被姊姊踢到床下。  「痛…」澪受的这一脚其实并不痛,但是突如其来的一脚,让她撞倒床尾的木板又跌到地上。她清楚的听到一声「喀啦」,糟了。  「快把我放开!」小凌拿出姊姊的威严,看着澪乖乖的解开缎带,帮她穿好睡衣,盖上被子。她并没有听到那声喀啦,也没有发现妹妹的动作有些怪异,翻身赌气不理她便去睡了。  澪听见那声喀啦时,心里凉了半截。最最最轻的伤大概是扭到,两个礼拜不能动;严重的,大概就是骨折,三个月吧。她也没心思去想到底是怎样,一拐一拐的从姊姊那侧的床走回另一边,躺上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最后在天边冒起鱼肚白时失去意识。她最后的一丝意识是,脚不会很痛,应该只有扭到吧?  隔天早上妈妈来叫姊妹起床时,发现妹妹发着高烧,才发现妹妹的脚肿的比刚出炉的面包还大。慌慌张张的带着妹妹去医院,姊姊说是妹妹晚上睡一睡掉到床底下去,妹妹在醒了之后也这样说,父母也就没什么怀疑,只心疼的责备妹妹睡觉怎么这么不小心。从医院回来之后爸爸便买了栏杆还有许多抱枕放在小女孩的房间里,免得这事情再次发生。  怎么发生的,最清楚的的还是姊妹俩。在外人面前一样相亲相爱,但一回到房间,妹妹便躲的远远的。大概是心存内疚吧?姊姊这样想着,冷眼看着妹妹窝在床上做功课,一跳一跳的去上厕所、去厨房喝水、去餐厅吃饭,最后再一跳一跳得回到床上。  可是她忘不了那天舒服的感觉。那是她自己怎么都弄不出的,但她不想跟妹妹承认这件事情,她是姊姊,姊姊要有姊姊的威严。她在桌子前做功课时,可以感受到从床那方向传来的,炙热的眼神。她没有回头,也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继续做功课。  澪这次整整在床上躺了两个礼拜。说是床也不尽然,等到父母关灯离开房间之后,她便很自动的拿起另一件被子,睡在抱枕堆里头。她知道,姊姊埋怨她,怨妹妹这样对她。而且她也知道,继续跟姊姊同床共枕的话,她会把持不住,哪一天这种事情又会再次发生。于是她每天自动睡到地上,在闹钟响之前回到床上,一切都安安静静的,只有她自己,还有姊姊知道。  于是澪越来越憔悴。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每天活动量大,又睡眠不足,还拖着只包着纱布的脚,她很明显的瘦了。最高兴的大约是那群亲戚,终于不会再把姊妹俩搞混,没包纱布的是姊姊凌,包着纱布比较瘦的是妹妹澪。  小凌开始不安。虽然这是妹妹咎由自取,但是对她的惩罚会不会太过份了点?她好想念妹妹睡在旁边的感觉,好想念姊妹两一起戏弄长辈的感觉,好想念妹妹鬼怪灵精献宝的感觉…也好想念妹妹那天…那天晚上对她做着羞耻的事情的感觉。她忍了好些天了,也想了好些天,自己真的喜欢这样吗?还是只是因为喜欢那样舒服的感觉而已?  与妹妹一起跟父母道了晚安之后,妹妹习惯的拿着被子枕头准备睡进抱枕堆。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拉住妹妹的手。澪转头瞪着她,「澪…」看见妹妹冷漠的眼神,她突然说不出话来,任由澪甩开她的手,一跳一跳的跳进抱枕堆盖上被子睡觉。小凌有种想哭的感觉,为什么要这么冷漠的看我?为什么要甩开我的手?她的眼泪从眼眶滑落,滴滴答答,但是妹妹并没有感觉,反而翻了身,背对着姊姊。  「澪…」小凌走进抱枕堆里,轻轻的唤着妹妹的名,眼泪一颗颗落在妹妹的脸上,妹妹并没有擦去,但是也没有搭理她。「澪…不要不理我…」她摇着妹妹的肩膀,抽抽噎噎的哭着。  「对不起,」澪一开口就是道歉,但是拍掉了姊姊的手,「但是不要碰我,我怕…」她深深的呼吸,「我怕我会忍不住又侵犯你。」一个字一个字,她艰难的吐出,说完便整个人缩进被子。「不要欺负我只有一只脚,要侵犯妳这样也足够了。上床去睡觉。」最后一句话讲得很平静,但是有种不容质疑的冷峻在,小凌呆呆的跪在那,许久许久。最后拉起澪的被子,钻了进去。  「妳这女人,」澪开口说出与她可爱脸蛋不相符的话语,「妳知不知道妳看起来有多可口?」她咽了咽口水,「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忍的住。」超龄的说着,又拉紧了被子。  「那就别忍了,」一股温暖的气息从澪的背后穿过发丝,「至少,睡回床上吧?」小凌说着,心里却打着其它的主意。先睡上来,妹妹就会忍不住的抱过来了吧?也不管妹妹同不同意,她起身拉走妹妹的被子、枕头丢回床上,再将妹妹扶起,「好咩,睡回来咩…」  澪闷哼了一声,乖乖的回到床上。看见妹妹乖乖睡进被子,小凌也爬上了床,没有钻进自己的被子,反而跑进澪的被子里,靠在她身上。她可以感觉到,澪的身体忽然僵硬一下,往旁边靠了点。「妳在玩火,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冷冷的声音又从小凌的头上传来,可是小凌已经决定了,她也爱着澪。  「我知道…」小凌抬头,直直的对上澪的眼睛,「可是这几天一个人睡…好孤单…」贴的更近,小凌甚至觉得,她听见澪吞口水的声音,「而且…而且…」她轻轻的啄了澪的唇,「澪…好坏,怎么可以比人家早告…」她还没说完,澪整个人又翻身压了过来,狠狠的吻住她的唇,不让她说话。这是两人的初吻,不过这时候当然谁也没去在意这。  「小凌…姊姊…」她焦躁的扯开姊姊一身的扣子,用手指沾了点口水涂在小凌的乳尖,绕着蓓蕾画着圈。突然想到有人提到耳垂,澪自然也想试试看,让指尖继续欺负敏感的两点,舌头却跑到耳朵附近舔着姊姊的颈子。  「唔…」小凌咬着嘴唇,这样真的比自己弄舒服千百倍,「澪好…好坏…嗯…」澪听见这句话,挑衅似的咬起姊姊的耳垂,又让姊姊岔了气。  「姊姊…这样舒服吗?」她左手继续搓揉,右手不打算扯开睡裤了,直接伸进内裤,在缝上画线。小凌伸手勾过她的头,亲吻着她。生涩的技巧让澪有些不耐烦的停下左手,霸道的捧着姊姊的脸,直接在柔嫩的嘴唇上练习着从网络上看来的技巧。右手找到勃起的小荳荳,用力的捏了一下。  「呀…」姊姊又到了,澪感觉到,小荳荳后面似乎涌出了一些液体。她沾了一点在手指上,舔了舔。小凌并没有看见妹妹的动作,她又尝到那天的感觉,紧紧的抱着妹妹,动也不动。澪温柔的扣好姊姊的睡衣,将她再拉过来点紧紧的抱着。  「终于…」她心里这样想着,愉悦的抱着姊姊进入梦乡。  「澪妳是大笨蛋!」隔天晚上,姊姊刚洗好澡,气嘟嘟的跑进来指着澪骂。  「我怎么了吗?」她一脸茫然,显然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被骂。  「妳…」姊姊俏脸一红,凑到她耳朵边,「妳昨晚太用力,把人家奶奶咬破了啦。」  「唔…对不起。」澪抓抓头,一脸尴尬的道歉。她也不知道轻重啊,大家都是第一次,知道那才有鬼咧。  「可是人家好喜欢喔…」小凌偷偷亲了妹妹一口,蹦蹦跳跳的又跑出房间。只剩下妹妹楞楞的坐在床上,总不能要她一跳一跳得追出去,她可不想跌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