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六)

             --自慰-- 七月十八日 星期一

    “天星,来个特写!这里!”张维纯兴奋地叫唤一声,松开鼓胀胀的乳房,
双手如闪电般滑下,抓住冯可依柔软的膝弯,用力向两旁分去,像给幼儿把尿似
的,把她修长的双腿掰成字母M的形状。

    “呀啊……不要……放我下来,部长,求求你……”担心被坐在张维纯左边
的客人们发现,冯可依瞥了一眼,见客人们都在与身旁的女伴调情,没有发现这
边的异常,不由放下心来,便扭过头,哀婉地瞧着张维纯,压低声音央求着。

    “闭嘴,天星看着呢!乖乖听话,别让我丢脸!自己把裙子撩起来,把你的
屄露出来!”张维纯在冯可依耳旁命令着,见冯可依只是哀求地看向自己,迟迟
没有动作,便怒道:“快点!再不听话,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

    冯可依痛苦地连连摇头,绝望地看着一脸不耐烦的张维纯,再看向端着数码
相机、讥讽地盯着自己的朱天星,只好慢慢地拿开悟在股间上的手,用颤抖的手
指捏住裙角,艰难地向上撩去,把宛如少女般寸草不生的粉嫩阴户露出来。

    只听“咔哒”一声,同时,闪光灯一闪,发出炫目的光芒,被七个珠光宝气
的银环装点得既艳美奢华又狂野色情的阴户被收录进数码相机里。

    “让我看看,拍得怎么样。”张维纯向朱天星努努嘴。

    朱天星再次把数码相机的高清液晶屏翻过来,让张维纯过目,这次不仅是拍
照,还录了一段视频。

    张维纯两眼发光地瞧着屏幕上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汁水淋漓的阴户,然
后,淫笑着在冯可依耳边说道:“天星拍得真不错,有点专业摄影师的水平,可
依,哦……寇夫人,不愧是寇盾先生的夫人啊!你的的小屄真美,你看像什么,
像不像上面的嘴?不过,是竖着长的,而且还流着口水,哈哈……”

    不要叫我寇太太,也别叫我可依,叫我莉莎吧!老公,对不起……冯可依不
胜羞辱地流下了泪水,透过泪眼,数码相机的屏幕变得朦胧了,正在播放的视频
中,像嘴巴呼吸一样、不住蠕动开合的肉缝顶端,贯穿着钻石银环的阴蒂还是红
得那么艳,正在翘起、挺立,带动着刺眼的银环,慢慢地抬起来。

    “啊啊……啊啊……”瞧着屏幕里自己那穿满下流的银环、看起来淫荡轻浮
的阴户,强烈的羞耻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心口,压得冯可依喘不过气来,不禁急促
地喘息起来,大口地吸入空气,不时发出几声火热的呻吟。

    “发骚了吧!叫的那么浪!再来一张,可依,对着镜头笑!要把嘴巴咧起来
那样发自内心地笑啊,让天星能感受到你在人前露出骚屄的喜悦心情。”

    一定是我发出的声音刺激到他了,才令他……我不要有快感,不要那么敏感
啊……张维纯的命令越来越不堪了,扭过脸、避开镜头的冯可依紧紧咬住嘴唇,
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开始怪责起自从丰胸手术后变得异常敏感的身体来。

    “打算让客人们都过来看你的骚屄,还是对着镜头笑?快点做决定,我没有
耐心和你磨下去。”

    张维纯的威胁犹如一道轰天响雷,震得脑中“轰隆隆”一阵作响,冯可依连
忙开口求道:“这么羞耻的姿势,我笑不出来,部长,求求你,别让我……”

    话声未落,张维纯便打断了冯可依的恳求,在她耳边喝道:“母狗可依,别
惹火我,给我笑。”

    “是……”挂有两道泪痕、但潮红如血的脸颊扭过来,滚动着泪珠的眼眸哀
伤地瞧着黑漆漆的镜头,冯可依只能照做,嘴角上咧,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随着按动快门的“咔哒”一声传来,张维纯得意地发出一声淫笑,然后,问
道:“一边露出骚屄,一边笑着看镜头,很羞耻吧!不过,我的变态小母狗,这
么做,你是不是感到很兴奋呢?”

    “不要说了,不要再羞辱我了,呜呜……”

    “我来检查一下,看看你的屄湿没湿!”不顾冯可依悲戚的哭声,放开一只
膝弯,张维纯伸出右手,向冯可依的阴户上探去。

    “呀啊……不要摸,部长,求求你,不要进去……”感到阴户上一热,一张
大手悟在上面,一根粗粗的手指马上滑进肉缝,冯可依连忙惊惶地求道。

    “嘿嘿……这是什么,发洪水了吗?”张维纯把食指滑进肉缝里面,一阵濡
湿的感觉传来,把手指抬起来一看,津湿津湿的,上面尽是透明的爱液。

    从肉缝里抹了一把的手指在眼前一扫而过,冯可依瞧着那道晶莹的水光,不
由羞惭地想道,呀啊……我怎么流了那么多水出来,好羞耻啊……

    “嘿嘿……你的骚屄看起来很欠操啊!竟然流了这么多淫水,而你却为了给
寇盾先生保守贞操,强迫自己,不让大肉棒操。可依,你好可怜啊!生理和心理
是那么矛盾,看着真令我心疼。就让你满足一次吧!我允许你在我腿上自慰,不
要想这想那的,自己玩自己,又没有男人操你,不算背叛寇盾先生。”张维纯把
手指上的爱液抹在冯可依的脸上,逼迫她当众自慰。

    “呀啊……不要啊,部长,求求你,饶了我吧!这么羞耻的事,我真的做不
出来。”一听张维纯要她自慰,脑海里随之映出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身后,被
最为厌恶的张维纯像把尿那样抱着,露出光溜溜的阴户,前面,尤为讨厌的朱天
星端着相机,对准挂满了下流的银环的阴户,而被强迫的自己就夹在两人之间自
慰着,顿时,冯可依的身子僵硬住了,无法相信她会遇到这样的惨事。

    “你说什么?做不出来?之前不是答应在我面前自慰了吗?而且,我们的协
议规定当你淫荡的身体需要慰藉时,由我来满足你,看你下流的姿势和羞耻的反
应,只是不能把肉棒插进去、真刀实枪地操你。既然你做不出来,那么,就我来
帮你好了。”

    张维纯不由分说,便把冯可依的两条腿抬起来,放在吧台上,然后,一只手
揪起裙摆,用力向上一拉,一直把裙子拉到冯可依的腰上,让修长的双腿、浑圆
的臀部全部暴露出来,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快速地探进来不及闭上的股间,覆上无
毛的阴户,滑进濡湿的肉缝里。

    “水真多啊!嘿嘿……”旁边的客人被张维纯过大的动作惊动了,纷纷看过
来。张维纯一点也不在意,反倒有些洋洋自得,一边取笑着冯可依,一边把食指
抵在像婴儿的小嘴一样柔软、不断蠕动的蜜穴入口,借助爱液的润滑,轻松而慢
慢地向火热紧凑的肉洞里滑入。

    “呀啊……快放我下来,有人往这边看呢。”穿着高跟鞋的双腿被举高,像
八字形那样搭在吧台上,腰际上缠着裙子的下半身赤裸地暴露在外面,遮体的只
剩下吊袜带和长筒丝袜,靠在张维纯怀里的冯可依瞥见到左侧的客人正惊讶地看
向自己,心中腾起一阵强烈的羞耻,连忙挣扎起来,想把腿收回来。

    “别,部长,求求你,不要进去,啊啊……”还没等冯可依说完求饶的话,
一根粗粗的手指突然侵入亟待抚慰的肉洞里。在一阵爽美得欲要飞上天的快感拂
过阴户向四周漫射的同时,火热的身体一下子变得酥软无力起来,冯可依情不自
禁地呻吟着,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软倒在张维纯怀里,动待不得了,只有高
耸的胸部仿佛波浪一样,剧烈地起伏着。

    张维纯只是把食指全部滑进紧凑的肉洞里,便停下来,并没有急着抽插,低
下头,在冯可依耳边猥琐地问道:“舒服吧!可依!你的骚屄正紧紧地夹着我的
手指呢!想不想我接着动啊?”

    “部……部长,饶了我吧!这种姿势,太……太羞耻了,都被人看到了。”
冯可依扯着张维纯的袖口,娇喘吁吁地央求着,殊不知她这副柔弱动人的模样更
加刺激了男人蓬勃的兽欲。

    “可依,还没看清形势吗?不止今晚,在汉州的这段时间,你必须乖乖听我
的话,哪怕你把今晚的事告诉寇盾先生、告诉公司、甚至是警察,对我都构不成
威胁,你本身就是个有着暴露性癖的受虐狂,我完全可以说你因为新婚不久就一
个人到外地工作而得不到满足,成天魂不守舍,尽想着淫秽不堪的事,已经严重
影响了工作,我只是帮你解决变态的性欲,来让你充满干劲地工作……”

    听他如此颠倒黑白地诋毁自己,冯可依实在是忍耐不住对卑鄙龌龊的张维纯
的愤恨了,气愤地说道:“你乱讲,我哪里影响工作了?”

    “怎么没有?我问你!第一次提案通过了吗?你是编制者吧?具有不可推卸
的责任,是严重的工作失误。”张维纯拿出证据,反问道。

    第一次提案没有通过,从严格意义讲,确实是编制者的主要责任,冯可依有
些心虚地狡辩道:“那也不能怪我,审核太严了,第二次提案不是通过了吗?”

    “你还有脸说第二次提案,忘了你那天的骚样了吗!你说,那天你的屄里是
不是塞着电动假阳具?在名流美容院的审核组和自己的同事、上司面前做那么下
流的事,是不是很爽?泄了很多次吧?”张维纯不屑地看着冯可依,用嘲讽的语
气说道。

    见冯可依被自己反驳得说不出话来,张维纯接着说道:“话说回来,你马上
要成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夫人了,如果继续违逆我,那我只好把你的事宣扬出去
了,可依,想想你拥有如此尊贵的身份,如果被扣上什么变态啦!暴露狂啦!淫
荡的母狗这样的帽子,不止是你,只怕寇盾先生也会受你牵连,在人前抬不起头
来吧!嘿嘿……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要我守口如瓶,还得看你的态度啊!”

    之前在脑海里想象的自慰画面变成了现实,不仅如此,自己的双腿还被恶心
得都要返出胃酸来的张维纯像八字那样大大分开着,放在吧台上,以致被旁边的
客人发现了,纷纷瞧过来。在众目睽睽下,张维纯毫不收敛,变本加厉地把手指
插进自己隐秘的阴户,嘴里同时说着自己无法抗拒的理由,来要挟自己……

    遭遇这些的冯可依脑中一阵发晕,心儿一阵乱颤,感到一种特别强烈的兴奋
感和异常刺激的受虐快感同时笼罩着她。火热的阴户开始不规则地收缩起来,更
紧地夹着里面静止不动的手指,似乎在催促它赶快动起来,冯可依一阵心惊,也
顾不得旁边干脆把身子转过来盯着她看的客人了,连忙叫道:“啊啊……知……
知道了,你拔……拔出去,我……我自己来……”

    张维纯的手指刚拔出去,阴户里便漫起一阵空虚感,心中竟然有些不舍,冯
可依又是羞惭又是诧异地伸出手,慢慢地向股间探去。

    “啊啊……啊啊……”阴户都湿透了,手上全是湿漉漉的爱液,随着抖抖颤
颤的手指滑入娇嫩的肉缝,大量的爱液溢了出来,紧凑的肉洞仿佛活物似的不住
收缩,蠕动着火热柔软的腔膜,夹紧着指尖,如同吮吸般的向里面吸去,冯可依
不禁呻吟了出来,羞耻地想道,我怎么这么骚啊,我那里好像都迫不及待了……

    见冯可依只是探入一节指节,慢慢地揉弄着粉嫩的蜜穴,张维纯不满意地皱
起眉头,命令道:“别光在屄口玩,把手指全插进去,像肉棒操你那样用力地抽
插,我要听到淫水长流发出的下流的声音。”

    修长的食指慢慢地陷没在肉洞里,再慢慢地拔出来,被爱液染得津湿的手指
显得更加雪白亮润,好像一根细嫩的白葱。就在冯可依迫于张维纯的命令,开始
律动手指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闪光灯炫目的白光。冯可依下意识地加快了
手指抽插的速度,在心中羞耻地叫道,啊啊……又被拍照了,啊啊……不要拍,
啊啊……

    大量的爱液被手指带出来,“咕叽咕叽”爱液溅射的声音异常清晰地传进她
的耳朵里,使冯可依更加羞耻、愈发兴奋了。渐渐的,冯可依忘记了身旁用色迷
迷的目光看她的客人,迷蒙着朦胧的眼眸,微仰着头,开始沉浸在快感如潮、特
别刺激的自慰中去。

    “声音还是不够下流,再快一点!”张维纯兴奋地直喘粗气,瞪大眼睛看着
呈八字形劈开的双腿间,冯可依那根在无毛的阴户上快速律动的手指,猛地把手
环抱过去,覆上鼓胀胀、不住起伏的胸部,隔着清凉的连衣裙,一把握住两只丰
满的乳峰,仿佛要捏爆似的,粗暴地揉搓起来。

    “啊啊……啊啊……部……部长,啊啊……”胸部突然受袭的冯可依感到一
阵疼痛,但是并没有使她从迷乱中清醒过来,反倒让刺激的受虐快感如浇上油的
火焰一般更加炽烈了。冯可依不住张开嘴巴,发出一串串火热的呻吟和腻柔的哼
声,在蜜穴里快速抽插的手指律动得更加急骤、狂野了,“咕叽咕叽”的声音不
绝于耳地在湿漉漉的阴户上响起。

    “呦……你们两个这么亲密啊!看起来玩的很开心嘛!咯咯……”不知什么
时候,雅妈妈走过来,坐在冯可依的座位上,笑吟吟地瞧着坐在张维纯大腿上自
慰的冯可依,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呀啊……是雅妈妈……我都做了什么啊……不要,不要看过来……一听到雅
妈妈标志性的笑声,冯可依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连忙羞惭地停下自慰的动
作。

    “谁让你停下来的,继续做!”张维纯不满地喝道,在翘立起来、紧紧贴在
连衣裙上的乳头上用力一捏。

    乳头上腾起一阵钻心的疼痛,一下子就把惊惶不安的冯可依带上了小高潮,
搭在吧台上的双腿绷得紧紧的,半露在外的小腹仿佛痉挛似的,不受控制地向上
挺动着。

    “好了,张先生,人家都泄了,就让她休息一会吧!”雅妈妈白了张维纯一
眼,似乎在怪他不懂怜香惜玉。

    “好的,雅妈妈,听你的。”张维纯“呵呵”笑着,松开冯可依的乳头,改
以在乳房上轻柔地揉捏,颇为感叹地对雅妈妈说道:“雅妈妈,我很是吃惊啊!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的很小,这种好事也能让我遇上。”

    “咦!为什么这么说呢?”雅妈妈被挑起了好奇心,疑惑地瞧着张维纯。

    “雅妈妈,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亏我总来给你捧场,这个女人就是莉莎,你
明明知道,怎么不告诉我呢!”

    见张维纯似乎怨气十足,雅妈妈笑道:“没办法啊,会员的隐私,还有女孩
们的隐私,俱乐部严令不能泄露啊!对不起了,张先生。”

    “没什么,雅妈妈,我明白你的立场。不过你没必要为莉莎保密,呵呵……
很好认的,你看,这里光溜溜的,摸起来非常光滑,就像婴儿娇嫩的肌肤,而且
非常敏感,水还特别多,一摸就出水,这样的女人不多见啊!还有,这里穿了那
么多下流的银环,阴蒂那么大,包皮都没有了,这些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名片
啊!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她就是月光俱乐部的母狗奴隶暴露狂莉莎。”

    啊啊……不要那么说我,不要摸啊……不仅张维纯示范地在她再也生不出阴
毛的阴户上摸来摸去,雅妈妈也凑趣地伸出手,抚摸着她光溜溜的阴户、湿漉漉
的肉缝和异常敏感的阴蒂,正在被曼妙的高潮余韵滋润身心的冯可依心中一阵激
荡,又开始兴奋起来。

    “人算不如天算,随它去吧,张先生,你是在哪认识莉莎的?你们早就认识
吗?”雅妈妈叹了一口气,有些懊恼地问道。

    “今天才认识,雅妈妈,别不相信,听我慢慢跟你说。”张维纯拈起冯可依
腋下的连衣裙拉链,一边向下拉,一边扭过头对雅妈妈说道。

    “今天我坐地铁回家,车厢里人很多,她站在我的正前方。电车启动后,她
就撅起屁股,紧紧贴在我的裆下,又拧又转的。我见她长得挺漂亮的,就索性任
她诱惑了,虽然担心被乘客看到,可还是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去了。她竟然没穿
内裤,而且那里光溜溜的,那个光滑啊!上面还穿着环。我没摸几下,她就湿透
了,我想,这不跟莉莎一样吗!难道我这么好运,在电车诱惑我的是莉莎……”

    不是的,他在说谎,不是那样的……冯可依在心中羞愤地大叫,好想戳穿张
维纯的谎言,可又担心恼羞成怒的张维纯撕毁协议,把自己的丑事告诉寇盾,只
能无奈地忍受着。她也知道张维纯正在拉连衣裙的拉链,冯可依自忖,都在他面
前露出阴户自慰了,还有什么羞耻的事不能做的呢!还是继续忍耐吧!只要他不
告诉寇盾,只等自己回到西京,便把这一切当做一场噩梦好了……

    雅妈妈冷漠地看了冯可依一眼,便把目光转向张维纯,说道:“张先生,你
的胆子真大,就不怕被乘客发现,把你当成色狼抓起来吗?你说要是那样,该多
冤啊!”

    “可不是吗!我也担心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便把她带下车了。她一点
也没有拒绝,像情人那样被我牵着手,也不问我准备带她去哪儿。其实,我不大
相信送上门的艳福,可就这么跟她告别,那不是禽兽不如的人才干的吗!我就下
定决心,准备带她去酒店开房。我又想开房之前,先去你这里玩玩,助助兴,顺
便检查一下她那里,看她是不是莉莎,所以,就带她过来了。”

    雅妈妈见冯可依一点也不放抗,任由张维纯把连衣裙从她身上扯下来,露出
只戴着胸罩的上半身,目光不由变得更冷了,有些苦涩地对张维纯笑道:“原来
是这么一回事啊!张先生,你跟莉莎真是有缘分啊!随便坐次地铁,都能相识,
还结伴跑到我这里来。”

    “是我运气好,本来听说莉莎下定决心离开这里了,我还挺遗憾的,没想到
莉莎才离开几天就受不了了,在渴望受虐的欲望驱使下,在地铁里诱惑乘客,想
要玩电车痴汉的游戏,被色狼欺辱,没想到这么巧,她选的乘客偏偏是对她念念
不忘的我,呵呵……”张维纯一边向雅妈妈胡诌,一边把手放在低胸胸罩的罩杯
上方,直接接触肌肤、抓揉着冯可依丰满的巨乳。

    “真是没想到啊,唉……连我也看走眼了。”雅妈妈有些感慨,幽幽地叹了
口气。

    “咦!雅妈妈,怎么唉声叹气的?”张维纯不解地望向雅妈妈。

    “没什么,突然有些感触罢了,本来在这里玩的挺好的,突然嚷着不能对不
起老公,害我为她搞个告别式,挥泪惜别,可一转身,她却在地铁里主动诱惑乘
客,我真是被打击到了。”雅妈妈不无怨气地说道。

    “哈哈……这种人的话也能听!就像瘾君子,都信誓旦旦地说要戒毒,根本
戒不掉嘛!”张维纯发出一阵大笑,然后,把冯可依的两只手拉过头顶,向她无
毛的腋下舔去。

    “说的也对,身怀受虐基因比毒瘾还难戒除啊!莉莎,看来你是离不开我这
里了,也离不开张先生了,别再想着为你老公保守贞洁了,你也不是什么三贞四
烈的女人,明悟吧!从今往后,你就把张先生当成你的主人,安心地做他的母狗
奴隶,享受你割舍不掉的受虐快感吧!”雅妈妈冷冷地瞧着冯可依,面无表情地
说着。

    不是那样的,雅妈妈,你误会我了……心里悲戚地争辩着,无法辩白的冯可
依委屈地流下了两行清泪,在腋下腾起的深入骨髓的奇痒下,两条宛如水墨画那
样淡雅的眉毛紧蹙,潮红的脸颊歪扭着,配以慢慢滚落的泪珠,看起来分外娇柔
可怜,弥散着凄婉的美感。

    从来不敢穿吊带背心之类的露腋装的冯可依自学生时代起,哪怕被人看到腋
窝,也会感到羞耻的快感,现在,敏感得不能示人的腋下不仅暴露在张维纯的眼
前,还被一条湿乎乎的舌头狂乱地舔着。冯可依哪里受得了这么强烈的刺激,僵
直的身体仿佛触电般地抖个不停,狂跳的心儿激昂荡漾,感到一种与方才自慰时
不相上下的快感,不由仰起脖颈,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

    “莉莎喜欢被人舔腋窝,张先生,你也发现了吧!她的腋窝非常敏感,不亚
于阴蒂,好了,不打扰你们么了。莉莎,我走了,尽兴地玩吧!”雅妈妈脸上浮
起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向裸露着臀部坐在张维纯腿上、看起来沉浸在快感的世
界里的冯可依透过一个轻蔑的眼神后,从转椅上站了起来。

    “啊啊……啊啊……不要舔……舔那么快,啊啊……啊啊……”冯可依瞧着
雅妈妈越来越远的背影,感到一阵凄苦,同时,又感到一阵轻松,一直压低的呻
吟声不被察觉地提高了。

    “休息够了吧!那只手别闲着,继续自慰给我看!”张维纯放下冯可依的右
臂,仿佛舔不够似的开始舔左侧的腋窝。

    “啊啊……啊啊……是……啊啊……”冯可依应了一声,右手的食指听话地
滑进濡湿的肉缝,不用张维纯逼迫,乖巧地像方才那样快速地抽插着,发出一阵
激搅爱液的下流声音。

    坐在寇盾的腿上,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一边看着前面镜子里自己羞耻的样
子,一边在他的指挥下自慰,这样的事,半推半就的冯可依不知做了多少次。被
寇盾从背后抱着,先是温柔的爱抚,之后便是粗野的插入,宛如强奸一样狂野的
做爱,对于冯可依来说,这是无比幸福的时刻,驱散了草根阶层的自己嫁给寇盾
的那种不安全、不够踏实的感觉,从心底真真正正地感受到自己是寇盾的妻子。

    现在,在月光俱乐部这个会员制色情俱乐部里,同寇盾最喜欢的姿势一样,
被脱去了连衣裙和丁字裤、只戴着胸罩的自己坐在非常讨厌的张维纯腿上,在前
方的朱天星和旁边的客人、或许还有其他客人色迷迷的眼光下自慰,冯可依感到
是那么的不真实,可是,从火热的身体里冒出来的快感却是那么熟悉,就像亲爱
的老公带给她的一样,都是那么舒爽、刺激。

    我的确像雅妈妈所说,不是三贞四烈的女人啊,明明很讨厌他,而且还是在
他的胁迫下,被他以这么不堪的姿势玩弄,竟然会产生与寇盾做爱时一样的感觉
啊……一边被张维纯舔腋窝、一边自慰的冯可依自嘲地想着。

    “咕叽……啊啊……咕叽……啊啊……”爱液溅射的声音和自己淫荡的呻吟
声交相辉映、此起彼伏,异常清晰地贯入耳孔,冯可依感到一阵羞耻和屈辱,同
时,又很兴奋,心想,这是我自己慰藉自己时发出的声音啊……

    大量的爱液被手指带出来,沿着双内侧向下流淌,大腿上传来丝丝凉意,
身躯乱抖的冯可依感到她好像要泄了,阴户开始不规则地收缩,搭在吧台上的双
腿一个劲地绷紧。

    就在这时,张维纯从冯可依的腋窝上收回嘴巴,要她停下来。等到冯可依颤
抖的身体恢复平静,张维纯又命令她继续自慰,同时,开始乱亲乱舔湿漉漉的腋
窝。

    泄身的感觉冒出来便被打断,如此重复了三四次后,感到自己快要被折磨疯
了的冯可依实在是受不了那种焦躁难耐、想泄又泄不了的感觉了。在张维纯再一
次命令她停下来时,冯可依只好先停下来,然后,一边扭动着火热的身体,一边
呻吟着求道:“啊啊……啊啊……部……部长……啊啊……饶了我吧!啊啊……
啊啊……我受……受不了了……”

    “可依,怎么了?嘿嘿……不会是想泄出来吧!”张维纯明知故问地问道,
脸上浮起淫秽的笑容,色迷迷地瞧着她潮红的脸颊上那羞惭可人的表情。

    “啊啊……啊啊……是……啊啊……不……不是……啊啊……”说了一半,
冯可依实在是羞于说出口,连忙慌乱地改口。

    “嘿嘿……说的不清不楚的,本来想让你泄的,既然这样,那就再休息一会
吧!”在玩弄女人上面,张维纯极有耐心,漫不经心地说道。

    “啊啊……不要啊,啊啊……部……部长,求求你……”一听还要休息,分
外难受的冯可依下意识地求道。

    张维纯打断冯可依的话,淫笑着问道:“可依,你要求我什么?”

    “部……部长……啊啊……求你让……让我,啊啊……啊啊……”冯可依只
能含含糊糊地说着,不肯说出羞人的字眼。

    “到底求我什么?给我清清楚楚地说!”张维纯扳起脸,在冯可依耳边不悦
地喝道。

    “啊啊……啊啊……求你……让我……啊啊……啊啊……让我泄吧!”在浓
烈的羞耻下,冯可依说出了下流的话语,感到心儿兴奋得像是要跳出胸腔那样剧
烈地跳动着,一股巨大的受虐快感袭上了身体,火热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
起来。

    “这里这么多人,也没说求谁啊?是求天星,还是求我旁边一直看着你、恨
不得把你压在身下狠狠操个够的客人呢?”张维纯特意提起别的客人,撩拨着冯
可依的羞耻心。

    冯可依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眼眸不由向左偷瞥,果真如张维纯所说,那个客
人正色迷迷地看着自己。顿时,一股滔天的羞耻海啸般的席卷过来,身体颤抖得
更加厉害了,而刺激的暴露快感在羞耻心的煽动下,变得愈发强烈、愈发难以忍
受了,冯可依急促地娇喘着,断断续续地说道:“啊啊……我……我想求张……
张部长你,啊啊……啊啊……让……让可依泄……泄吧……”

    “哈哈……可依,你可真骚啊!明知道旁边有客人正在看你下流的自慰,可
还是求我,想当众泄出来。好吧!只要你把这句话说出来,我就允许你当众泄一
次。”张维纯在冯可依耳边教她一会儿要说的话,然后,一只手粗暴地把她的胸
罩推上去,露出E罩杯的巨乳,用力地在丰满柔软的乳峰上抓揉着,另一只手快
速探进湿漉漉的股间,一下子把食指滑进不住蠕动的阴户里,开始激烈地抽插。

    “啊啊……啊啊……张部长,我的主人,啊啊……我的好老……老公,你的
可依,小……啊啊……啊啊……小骚屄好痒,啊啊……啊啊……想要你的大……
啊啊……啊啊……大鸡巴……啊啊……操,啊啊……用力,再快点……”冯可依
抖颤着声音,羞耻地说着张维纯教她的下流话。说着说着,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
了,下流话也越来越流利,不是那么难以启齿了。

    “部……部长……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可依要泄了,啊啊……”终
于,在讨厌的张维纯的腿上,近似于全裸的冯可依迎来了既快乐又不无屈辱的瞬
间,发出一声宛如汽笛般的尖叫,到达了强烈得似要把身体搅碎的高潮。

    张维纯把手指从骤然紧缩的阴户里抽出来,双手攥住两只滑腻如脂的乳峰,
把玩了好一会儿。等到冯可依从强烈的高潮中恢复过来,张维纯放开被他搓得通
红的乳房,淡然说道:“回去吧。”

    咦!……冯可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感到非常意外,随后,心头冒起一阵狂
喜。虽然谈好不发生肉体关系,但是除了真刀实枪的做爱之外,还有很多自己难
以接受的事情,比如接吻,口交……在舒爽地享受高潮余韵的时候,冯可依就担
心张维纯逼迫她做那些事,尤为恐惧张维纯乘势侵犯她,万万没想到他什么要求
也没提,就放自己回去。

    “是……”生怕张维纯反悔似的,冯可依连忙把胸罩戴好,缩回搭在吧台上
的双腿,也不向张维纯要回内裤,便腾地一下从他腿上跳下来,手忙脚乱地穿上
连衣裙。

    张维纯一边在手指上滴溜溜地转着冯可依的内裤,一边淫笑着看她穿衣服。
等到冯可依穿好了衣服,开始整理凌乱的连衣裙时,张维纯用不容抗拒的口吻说
道:“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你回西京见寇盾先生,否则的话,嘿嘿……你知道后
果的,寇太太,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不回去见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冯可依屈辱地点点头,只
能就范。

    “还有,你平时穿的衣服太死板了,露的地方太少,现在已经是夏天了,从
明天开始,每天你都要穿没有袖子的衣服,把羞于见人的腋下露出来,让所有人
都能看到。”张维纯瞄着冯可依的腋下命令道,冯可依的腋窝非常敏感,简直可
以称作是不逊色于阴蒂的第一敏感带了。

    “是……”冯可依迟疑了一下,为了尽快脱身,还是艰难地答应了。

    “还有最后一个要求,我很不喜欢你炫耀寇盾先生专门为你配制香水,从明
天开始,你不许用任何香水,也不许在腋下喷除汗剂,母狗奴隶就应该有母狗的
味道,知道吗?”张维纯眼睛一瞪,恶狠狠地看向冯可依。

    “知……知道了。”冯可依吓了一跳,忙不迭地答应了。

    “可依,你看这儿,我的大不大?”张维纯指着自己直愣愣的肉棒向冯可依
问道。

    在穿衣服时,冯可依便看到张维纯从裤裆里掏出来的肉棒了,一般来说,胖
人的肉棒都小,可张维纯是个另类,足有二十厘米长,暗红色的龟头像鸡蛋那么
大,看起来杀气腾腾,分外狰狞,粗壮的棒身上凸起着几根青色的血管,底下,
生着一大簇浓黑阴毛的阴囊就算紧缩在一起,也比自己的拳头大,沉甸甸的,充
满着力量和质感。

    冯可依颤抖着嘴唇,嚅嗫着,好不容易才小声说道:“大……”

    “和寇盾先生相比呢?你的屄那么嫩,一看就没怎么用,寇盾先生是太小,
还是根本就不行呢?比如早泄、阳痿什么的,嘿嘿……”张维纯下流地挺了挺肉
棒,追问道。

    一听张维纯侮辱寇盾,冯可依当时就急了,什么也没考虑,语不择言地斥责
道:“你才不行呢!他什么毛病也没有,虽然没你的大,但是我很满足。”

    “哦,没我的大,你还很满足,嘿嘿……寇太太,想不想试试比你老公更大
的呢?你的小骚屄会被我操开花的,到时,你就舍不得离开我了。”张维纯也不
动怒,一边说着淫秽的下流话,一边着迷地瞧着冯可依冷若冰霜的俏脸。

    “你答应过不和我发生肉体关系的,部长,我可以走了吧?”最令冯可依担
心的事终于来了,一时间,冯可依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不由软下去,向张维纯求
道。

    “把从你屄里流出来的脏东西清理干净,你就可以走了。”张维纯指指他的
裤裆,藏青色的裤子裆部有一大滩深色的湿痕,已经干了的地方浮现出白色的污
物。

    呀啊!那么大一滩,我流了多少出来啊……瞧着证明自己淫荡的爱液污迹,
冯可依的脸腾地一下红了,羞耻地捏着裙角,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不知道怎么
办好。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

    见张维纯不耐烦了,冯可依只好从手提包里拿出纸巾,磨磨蹭蹭地走到张维
纯身边,慢慢地半跪在地上,不情愿地擦拭起濡湿的裤裆。在擦的时候,冯可依
尽量把脸扭过去,不去看近在咫尺的肉棒,可肉棒上飘散出来的男性味道却尽数
嗅进鼻中,还有脸颊上感受到的热气腾腾的热度,令她不由自主地心中一荡,险
些呻吟出来。

    好不容易擦干净裤裆,娇喘吁吁的冯可依松了一口气,正待站起来,脸上突
然一热、一痛。

    张维纯攥着巨大的肉棒,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冯可依的脸,指着也沾上爱液的
肉棒,对她说道:“这里也有你的脏东西。”

    阴囊上的阴毛湿津津的,龟头和粗壮的棒身上也亮晶晶的,冯可依迟疑了片
刻,然后,羞耻至极地拿起纸巾,向在自己眼前耀武扬威地抖动的肉棒擦去。

    “这里太敏感,不能用纸巾,可依,用你的舌头把它舔干净吧!”

    那不是给他口交吗,不要……冯可依“呀啊”的一声叫出来,慌忙站起来,
匆匆地向张维纯鞠了一躬,颤声说道:“部……部长,我先走了。”,然后逃命
般的向出口跑去。

    冯可依跌跌撞撞地跑着,听到身后传来张维纯得意的大笑,不由羞愤欲死,
跑得更加快了。

    不知什么时候离开吧台的朱天星站在出口,看到冯可依跑过来,礼仪十足地
弯腰施礼,说着欢迎再来的送客用语,然后殷勤地推开大门,一点也看不出不久
前他还对冯可依大放厥词,说着难听的下流话。

              【未完待续】